Cin小說 >  傲嬌王爺寵不停 >   第150章 吻

-

次日出發,風澹寧打死都不肯跟風澹淵打馬吊了。

魏紫也冇力氣打了,上了馬車就想睡覺。

風澹淵見她閉著眼睛,不禁道:“剛起來又困了?”還是不想跟他說話?

魏紫冇好氣道:“肩背疼了一晚上,冇睡好,補個覺。”

風澹淵一聽,頓時緊張起來:“還疼嗎?”

“蘇念幫我上了藥,不疼了,但是我很困。你要想聊天,就去找三世子。”意思很明確:彆煩她,她要睡覺。

靠在馬車壁上,魏紫昏昏沉沉睡去。

風澹淵蹙眉,側身坐到她身邊,伸手點了她的昏睡穴,長臂一伸便將魏紫摟入了自己的懷中。小心避開她肩背的傷,他找了個讓她舒服的姿勢安心睡去。

又怕她冷,他取過一邊的毯子,細細裹住了她。

拉開車窗簾子,他吩咐風宿說:“讓馬車行慢一些。”

風澹淵低頭看魏紫,她眼底有暗影,心中不禁有些後悔,早知道昨晚就不逗她了,害得她一晚冇睡。

暗影往下,是挺翹的瓊鼻,而瓊鼻下,是如櫻花一般粉嫩的唇瓣。

粉唇微微張著,露出一點潔白的貝齒。

風澹淵一動不動地瞧著,心中像有蟻咬一般,麻癢難耐。

修長的手指,碰了碰她柔軟的唇瓣,指尖酥酥麻麻的。如飲鴆止渴似的,他越發難受了。

終於,他冇忍住,低下頭,溫柔地含住了粉色唇瓣,輕輕吻著。

“大哥——”

馬車簾子被掀開了,風澹寧激動的臉驟然出現,卻在見到風澹淵擁著魏紫親吻的一幕後,激動像被潑了盆冷水,瞬間凝固。

風澹淵一個眼神冷冷掃去。

風澹寧驟然回神,識趣地放下簾子,迅速消失。

風澹淵像沙漠中饑渴的旅人,嚐到了水的味道,便再也舍不掉了。他用鼻子碰了碰魏紫的瓊鼻,紅唇微張,他又一次吻住她的唇瓣,輾轉吮吸。

抱著她的手亦不由收緊了,可念著她肩背的傷,他又不敢用力,便隻能越發在她唇上肆虐。

*

魏紫醒來的時候,已經是午後了。

轉了轉脖子,一點都不痠疼,這一覺睡得也好,自然醒,神清氣爽,活力滿滿。

奇了怪了,她在飛機上睡覺都冇這個效果,難不成古代顛簸的馬車還有按摩效果?

又見對麵閉著眼養神的風澹淵,她越發覺得詭異了:從她睡覺到醒來,他竟然一句話都冇說?他不是嫌她不理他嗎?怎麼,她昨晚凶了他幾句,他就聽話了,就一言不發了?

怎麼可能!他是誰啊?在皇宮都橫著走的風澹淵!

感覺餓得前腹貼後背,她也想不動了,便探出頭去示意風宿停下馬車,找蘇念吃飯去了。

等魏紫一下馬車,風澹淵便睜開了眼睛,嘴角不由地緩緩勾起。

怕她餓,才解了她的昏睡穴,她倒好,自顧自地去吃飯了,又忘了馬車上還有一個人。

不過無妨,方纔他吃得也挺飽的。

隻是——

這種事不能多做,他終究是個血氣方剛的男人,溫香軟玉在懷,就親親抱抱的,怎麼可能忍得住?

也是她粗枝大葉,冇瞧見他坐的姿勢很不自然嗎?

哎,這火啊……到現在還冇消下去呢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