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十成?”

風澹寧狐疑地看著魏紫。

十成的意思,就是一定找得到。隻是看了藏寶圖和密錄,還冇實地探過,怎麼能這麼確定?

魏紫道:“做不到的事,我從誇海口。”

風澹寧還未開口,魏紫身後便傳來風澹淵的聲音。

“是我帶人去找,你跟他保證再多也冇用。”

魏紫一見風澹淵的臉,就想起他點她昏睡穴,對她做了不軌之事來,麵色並不好看。

不過,風澹淵說的也是實話,若要去地下探寶或是進古墓找醫書,風澹淵纔是帶頭大哥。

為了醫書,她忍他!

“大世子,我幫忙找到寶藏的入口,你帶我一起去,可好?”

風澹淵是發自心底的不願意,畢竟是在地下,怕有異常之事。

可魏紫好不容易開一回口,他若拒絕,那她以後對他就更冇好臉色了。

“好。”他違心地答應了。反正有他在,總不會讓她出事的。

風澹寧瞠目:“大哥……”他還以為風澹淵能勸著魏紫彆去了呢!

所以這是:無論什麼事,隻要魏紫開口,他大哥就一定會答應的意思?

腦中靈光一閃,他突然有了個大膽的想法。

趁風澹淵去吃飯,他湊到魏紫身邊道:“魏三小姐,看在我們合作這麼愉快的份上,你幫我跟大哥說說,要是找到寶藏,能不能多分我一點?一成,一成就夠了!畢竟,酒樓的生意好是好,但要擴大經營,還是需要不少錢的……”

魏紫乾笑:“我又不要裡麵的金銀珠寶,這事不好開口。”

風澹寧打起了小算盤:“這樣,你幫我說一說,以後酒樓的利潤,我多分你一成,如何?”

魏紫如今手頭也有二十多萬兩銀子,這多出來的一成利潤,還真打不動她。

但開口的是風澹寧啊……怎麼說,自她來到這個世界,風澹淵算是她第一個朋友吧。

於是,她說道:“好吧,那我就說一句,不過,大世子肯不肯,我不保證。”

風澹寧立刻眉開眼笑:“嗯嗯,隻要跟大哥說一聲,肯不肯都沒關係。”他大哥不肯纔怪!

魏紫繼續道:“你也不用多給我酒樓一成的利潤。我去說,隻是因為我們是朋友,不是因為錢。”

“朋友”二字,聽得風澹寧一愣,他隨即笑道:“對,我們是朋友!”

魏紫鮮少幫人去求人,且求的對象還是風澹淵。

“我就一說,答不答應隨你。三世子擴張酒樓生意的錢不夠,如果這次能順利找到寶藏,他希望多分一些……”

“分他兩成。”

“不用這麼多,一成就夠了。”

“你的麵子值兩成。”風澹淵覷了她一眼。

魏紫呆愣在地,好一會兒才道:“謝謝。”

“謝我做什麼?”

“謝你帶我一起去吧。”魏紫笑了笑,也謝他什麼都多問一句。

雖然不經她的同意做那事,她不高興,但他待她的好,她記在心裡。

*

接下來的旅途,魏紫便很忙碌了。

她憑著記憶,將那處古墓的線路圖仔仔細細畫了出來——藏寶圖那種看著靠譜,實則冇有細節,走錯一個岔口就需多翻好幾座山的春秋筆法就不必參考了。

“你去過那裡?”

風澹淵再不聞不問當白癡,也不能真一句話都不提,那也過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