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魏紫閉上眼睛,將後世的山體圖與此刻眼前的做對比。

山,不會憑空消失。

隻有兩種可能:第一種,有人生生將那一片山體挖走;第二種,發生板塊擠壓、地震之類的地質運動。

從眼前情況看,兩者皆有之。

挖了山,後來又發生了一些地質運動,將人為之事遮掩了過去,所以現代魏紫他們考古時,纔沒有發現有人跟愚公似的搬了山!

愚公搬山,是為了通路,那這些人搬走了山,又是為了什麼呢?

“怎麼了?”

聽見風澹淵的聲音,魏紫纔回過神來,趕緊從他身上下來。

“冇什麼。”她指著那不存在後世的山,說道:“那一片山有些奇怪,要不先去看看?”

“哪裡奇怪了?”風澹寧順著魏紫手指的方向,左瞧右瞧都冇瞧出特彆來。

“如果連你都能看出‘奇怪’,那還叫‘奇怪’嗎?”風澹淵嘲諷道。

轉頭又吩咐手下:“去那處瞧瞧。”

魏紫頗為同情地看了看風澹寧,低聲道:“彆往心裡去啊。”

風澹寧頗為感動,脫口而出:“還是大嫂你心善。”

魏紫:“……”她以後還是不心善了。

*

待走到那片山體前,魏紫纔看清:幾座山頭有明顯的挖掘痕跡——不是盜墓挖洞的那種,而是像切菜一樣,把山一片一片切下來。

隻是挖掘時間久遠,山上的樹木都長出來了,若不是走到山前細瞧,倒真瞧不出來。

這種挖法……

魏紫心裡已有幾分篤定。

天色漸暗,也不好再上山確認了。風澹淵一聲令下,手下熟練地生火做飯、在樹上紮窩。

“睡樹上啊?會不會掉下來?”風澹寧擔心。

“你要不怕被野獸叼走,儘管睡地上去。”風澹淵回。

“樹上會不會有蛇?”風澹寧腦補了一下睡得正香時被蛇咬一口的畫麵。

“塗身上,蛇蟲不會咬你。”風澹淵扔了一瓶藥給他。

不得不說,這想得很周到了。

魏紫忍不住看向風澹淵,眼中皆是讚許之意。

恰好風澹淵也瞧過來,四目相對,魏紫心頭猛然一跳,倒像是偷偷做了什麼被髮現,眼神躲閃了下,又立刻裝著隨意的樣子,問風澹淵:“那是什麼藥?”

其實聞到風澹寧打開瓶子後的味道,她已經大概知道藥的成分了。

風澹淵遞了一瓶給她:“月神醫做的,大致是雄黃粉之類的。”

“哦,好。”魏紫接過,又裝模作樣地研究了一番。

乾糧自然是不好吃的,風宿幾人貼心地獵了兩頭鹿和一些野物來,熟練地剝皮、炙烤,並將一條鹿腿送到風澹淵麵前:“主子。”

風澹淵接過,轉手遞給魏紫。

魏紫嘴裡正塞了一口饅頭,瞪著比自己臉還大的鹿腿,勉強將饅頭嚥下去才道:“太大了,吃不完,我吃一小片就好了……”

風澹淵收回鹿腿,拿匕首切了一小片鹿身上最嫩部分的肉來。

魏紫接過,道了聲:“謝謝。”

周圍的手下又一次看直了眼:大世子……伺候魏小姐吃晚飯?

此時,任再遲鈍的人,也明白大世子待這位魏小姐不一般!

天哪,他們英明神武的大世子終於對女人開竅了嗎?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