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一頓充滿八卦意味的晚飯之後,眾人便各自上了樹休息。

魏紫自然是和蘇念一起睡的。

白天真累著了,魏紫在樹上很快就睡著了。

陡然間,一聲尖叫驚得她幾乎跳起來,若非蘇念拉著,她整個人就掉下去了。

“怎麼了?”魏紫驚魂未定。

蘇念指著樹下,聲音也有些抖:“有老虎……”

“什麼?!”魏紫探身往樹下一看,登時渾身汗毛都豎了起來。

藉著清淺的月色,隻見一隻足有三米來長的老虎正繃緊了身子,而它的對麵,則是一手提劍,一手拽著風澹寧的風澹淵。

說時遲,那時快,老虎猛地撲向風澹淵。

風澹淵神色一凜,將風澹寧朝著風宿他們方向扔去,卻已來不及躲開老虎的一撲,隻能拿劍硬生生地與老虎麵對麵地硬碰硬。

劍劃過老虎軀體時,老虎的爪子探到了他胸前,眼看就要抓破他胸口。

“風澹淵!”魏紫頭皮發麻,腦中忽然一片空白。

風澹淵一個飛身,堪堪躲開了老虎的爪子。

下一瞬間,一眾手下已經向猛虎攻去。

魏紫一顆竄到嗓子眼的心,終於掉下去大半。

“嗚——”虎嘯聲驚天動地。

魏紫隻覺得自己所在的樹也在顫抖,而與此同時,她也聽懂了老虎的話。

老虎在求救!

而求救的原因則是他們晚飯時吃的兩頭鹿……

“蘇念,帶我去找風澹淵!”

“魏三小姐,太危險了……”蘇念不敢冒險。

魏紫也明白她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人,不應該給大家再添什麼麻煩,但有些事,不知道沒關係,知道了,卻什麼都不做,她做不到。

“風澹淵!”她朝著樹下大喊。

風澹淵聞聲,掠身而上:“何事?”

魏紫長話短說:“那隻老虎身上有傷,必須定期喝鹿血、吃鹿肉才能將體內的傷壓下去。它主動攻擊人,隻是因為我們吃了他的藥。”

“你想救那隻老虎?”風澹淵目光炯炯。

魏紫指著下麵一片混亂的戰局:“這隻老虎很奇怪,它的身手像被人馴過……我想知道緣由。”

風澹淵也發現了,照理說一隻混賬而已,按風宿他們的身手早就製服了,不會糾纏到現在。

略一思索,他朝風宿他們大聲道:“留活口!”

風宿等人照辦,冇多久便壓製住了老虎。

“嗚——”老虎憤怒掙紮。

風澹淵摟著魏紫的腰,掠身而下。

魏紫拿了他們吃剩下的鹿肉,走向老虎。風澹淵在一邊緊緊護著。

“吃吧。”魏紫將鹿肉放到老虎麵前,用老虎的語言說道:“你不進攻我們,我便請他們放了你。”

“嗚——”老虎的聲音輕了許多,雙目中的凶光,也漸漸平和下來。

“你先吃吧,吃了會舒服許多。”魏紫又說了一遍。

老虎咬了一大口鹿肉,用力咀嚼起來。

吃完兩大塊鹿肉,老虎又溫和了許多,對著魏紫“嗚嗚嗚”叫著。

魏紫仔細聽著。

待等老虎說完,她對風澹淵道:“他保證,如果我們放了他,他一定不會進攻我們。我想跟它再談一談。”

風澹淵沉默片刻,忽然拉住了魏紫的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