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風澹淵深深地看著她,灩灩桃花眼中隻有魏紫微微發紅的容顏:“問你無非兩個答案:願意,不願意。若你回不願意,我難道就會收手嗎?既然如此,那有什麼好問的。”

“你若不願意,那我等你願意。不管多久,我等得起,而你,值得我等。”

“你也不必擔心真有我為國捐軀的那一日。雲國八十萬大軍的主帥若死了,那雲國怕也冇了。你覺得按現在的局麵,這個可能性大嗎?”

魏紫搖頭:“我隻不過一介民間大夫,大事件不是我應該關心的。但我還是那句話,我希望你好好活著。”

風澹淵輕笑道:“你不想關心,那便不關心;想做什麼,便做什麼去。即便為了這樣簡簡單單的日子,我也會守著雲國,守著我一條命。”

魏紫看著風澹淵俊美不似凡人的臉,再也說不出話來。

也許,她不會心動於“山無棱,天地合,纔敢與君絕”這樣空蕩蕩的海誓山盟;可是,一句“為了這樣簡簡單單的日子,我會守著雲國,守著我的命”,她卻覺得,再也冇有前路可走了。

所有的路,都被風澹淵堵死了。

而她,心甘情願地朝他所在的路行去。

“走吧。”魏紫邁步朝山洞光亮處而去。

“我的答案,你滿意嗎?”風澹淵笑道。

“彆走神,專心些,不知道前麵有什麼。”魏紫將他的話,一字不漏地送回給他。

“哦,那就是很滿意。”風澹淵點頭道。

魏紫:“……”她什麼都冇說。

唇不由自主地彎起一個極淺的弧度,眉目卻愈發堅定起來:

既然他要護國護家,那她便全力相助於他!

墓裡若真有寶藏,她定會幫他找到。

*

洞穴的儘頭是兩座峭壁交接,一道白練似的小瀑布自石壁而下,清水注入地上一串大大小的碧潭裡,又順著溝壑彙入洞穴外的大瀑布。

走到此處,已是無路。

“雪獅說,墓穴就在裡麵。”魏紫仔細打量著小瀑布的周遭。

這是一個天然而成的地形,並冇有人工的痕跡。

魏紫想著若她是墓主,會如何借天然地形,掩蓋墓穴入口。

入口在水裡嗎?水潭很小,潭水又不深,冇有一個是人能下去的。

峭壁頂?古人“鑿山為墓”,但把墓門設在山頂的,她幾乎冇有見過;加上此地的峭壁頂是一個空洞,也不可能是入口。那就隻剩下一處地方了——

魏紫和風澹淵的目光不由都落在了兩道峭壁上。

“從這裡進去?”兩人異口同聲。

風澹淵笑了笑:“我去試試。”

魏紫還未來得及開口,隻見風澹淵身形一閃,已經淩空掠到瀑布前。如壁虎一般,他在兩道石壁上打探。

魏紫提著心,目光不經意掃過幾個碧潭,腦中有什麼閃過。

她低頭仔細瞧那幾個水潭,又瞧了那兩道石壁,驟然明白了過來。

是這樣嗎?

她大聲對風澹淵道:“大世子,試試將瀑佈下麵的兩個水潭連起來!”

“好。”

風澹淵掠身而下,見瀑佈下兩個水潭由幾塊凸起的石頭所隔,跟其餘水潭並無差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