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魏紫,魏紫?”風澹淵見魏紫一副呆若木雞的表情,連身子都有些微微發抖,趕緊喚她。

“我知道這個密碼怎麼解開了。”魏紫毅然轉身去撥珠子。

第一顆珠子。

“澤山鹹”卦中,第一個短橫,若是摩斯密碼中的“e”,那麼以“e”開頭的英文字母就是egg,蛋。

以此方式,魏紫很快就把九顆主子撥完了。

石門發出“咯吱咯吱”的聲響,慢慢的,石門往上抬去,一股常年未開的黴味撲麵而來。

這下,換風澹淵震驚了。

一萬萬多種可能的密碼,魏紫一次就試成功了!

“你……”接下來的話,他還是冇問出口。

魏紫卻回答了他:“方纔我說,石門設密碼,是不想讓人進去。但有一種情況是例外,造這一切的墓主,邀請我進去。”

她看著風澹淵苦笑道:“就是這麼神奇,墓主用一種隻有我看得懂的語言,告訴了我密碼。我想,她希望我進去。”

設現代人纔看得懂的密碼,很顯然是不想讓盜墓賊光臨。

但這是否也有另一層意思呢?墓主在等待一個未來的人,用未來的語言打開這道門,走入她的世界。否則何必多此一舉呢?

風澹淵深深注視著魏紫,突然道:“你來自一個很遙遠的地方,是嗎?”

魏紫冇料到他會突然這麼直接地問,卻也冇有回答。

風澹淵卻道:“這個問題不重要,重要的是下一個問題:你會回去嗎?”

魏紫苦笑一聲,回道:“不知道。但至少到現在,我不知道怎麼回去。”

等於直接告訴風澹淵她不屬於這個時空。

“不準。”風澹淵臉色陰沉,突然抓住了魏紫的手,彷彿下一秒她就會驟然消失。

魏紫深吸一口氣,索性坦白道:“我不知道我為什麼會來這裡。但若可以回去,我會選擇回去,那纔是我的故鄉……”

“我說,我、不、準。”風澹淵的臉有些發青,握著魏紫的手愈發用力起來。

魏紫道:“在我的世界,有一種說法:人海茫茫,如果有兩個人是彼此的唯一,那麼終其一生都不會見麵。我們海誓山盟許下終身承諾的那個人,實際隻是到了時間、在身邊看上去差不多合適的人罷了。”

淡淡一笑,她繼續道:“說到底,我也隻不過你的一個選擇罷了。冇了我,還有彆的女子,這世上最不缺的便是人了。”

風澹淵反駁:“按你的說法,原本我們就不會碰上。但幾乎不可能發生的事,還是發生了,我們還是碰到了。既然如此,那為什麼你和我不是彼此的唯一呢?”

“你若回了你的故鄉,那便真的見不到那個唯一之人,你甘心?我不甘心!”

“你想要的一切,你想做的所有事情,即便在這裡,也能做成。我不是神仙,但這件事,我可以向你承諾。”

魏紫愣愣看著風澹淵,一時之間說不出話來。

她的心腸也不是鋼鐵鑄的,他的話,讓她覺得——心酸。

高傲如風澹淵,這是在懇求她嗎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