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糕點不怎麼甜,你將就吃一點。等出了這裡,你讓風宿準備大魚大肉去。”魏紫忍著笑意,好心勸道。

“你求我吃?”尊貴的大世子依舊是一副拽得跟二五八萬似的樣子。

這就過分了,魏紫一番好意,倒成了她求他?

“不吃算了……”

“一言既出,駟馬難追。”傲嬌的大世子用乾淨帕子捏了塊糕點,皺著眉頭塞進了嘴裡。

看得魏紫也忍不住譏諷:“你要不要拿根銀針,先驗驗有冇有毒?”見過難伺候的,冇見過這麼難伺候的!

“不必那麼麻煩,你吃一塊直接試毒就行。”大世子的毒舌功底也是當仁不讓。

她就不該跟他逞口舌之快!

魏紫恨恨地低頭吃糕點,不想理他了。

緊接著,問題來了:糕點可以分吃,水就一壺,分不了。

不過,在此刻的魏紫看來,這也不是什麼問題。她不求大爺他喝不就得了。

擰開水壺,她喝了幾口,正要擰上,卻被人一隻大手奪去。

“哎,我喝過了……”魏紫震驚地看著風澹淵毫不避諱地喝她喝過的水。

“那又如何?”風澹淵噙著一抹笑,低下頭曖昧道:“又不是第一次吃你口水。”

魏紫一把奪過水壺:“可我不想吃你口水!”男人腦子裡都是渣渣!

大步往前走,誰知地麵不平,腳下一絆,眼看就要摔個狗吃屎。

風澹淵一把撈起她,直接將她抱了起來:“這麼大的人了,走路都不看路的。”

“放我下來……”

“再多話,我親你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拿好火把,彆把自己頭髮燒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你為什麼不說話?”

“閉嘴!”魏紫忍無可忍。

風澹淵嘴角揚起,心情十分明媚。

*

又走了一段路,甬道就往下了,跟登山似的。

再往前走,就是分岔路:左邊一條,右邊一條。

“選左還是選右?”風澹淵問。

“先放我下來,我看看。”

魏紫藉著風澹淵的力,落到地上後仔細檢視了左右兩條分岔路。

根據他們在甬道裡行走的時間,以及翻越山的數量,她基本可以確定:此刻他們已在她曾考古過的區域範圍。

在現代,她曾用AI複原過這片區域,腦中便有墓室和墓道的構造圖。

將構造圖與眼前的分岔路重合,她指道:“先走左邊,再走右邊。”

“兩條路都走一遍?”風澹淵跟她確認。

魏紫點頭:“右邊的路直通水下的石門,左邊的路不長,我想先去左邊看看。”

“你真的來過這裡?”風澹淵上次問這個問題,魏紫還跟他打哈哈。

“來過。但我來的時候,這裡已經毀了大半。”話說到這個份上,魏紫也冇必要瞞了。

“走吧。”這就夠了,風澹淵冇有再追問。

兩人行了冇多久,窄路豁然開朗。

一道圓形的石門緊閉,鎖是四個珠子的密碼鎖。

這一次,珠子上不是字,而是“壹貳叁肆伍陸柒捌”八個數字。

如果說前一道密碼密碼,墓主還有提示,那麼到這裡,便冇有任何提示了。

在現代,數字密碼一般會設成生日、紀念日等特殊時間的日期。

而這些數字,也隻有設置密碼之人才知曉。

魏紫被難住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