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風澹淵桃花眼中有亮如星辰的光。

魏紫看了眼手環:“現在下午3點……給我一晚的時間,你留下個輕功好的人,明日一早我請他把圖送過去——”

“我明日一早再走。”風澹淵打斷她的話。

魏紫有些意外,可不知怎的,聽他說還能多待一晚,她心裡竟有小小的歡喜。

她立刻收起多餘的心思,說道:“哦,好。那勞你將手頭有的雲國地圖都拿來,我做參考。我儘量把所有的地圖都畫出來。”

“嗯。”

等一切準備就緒,魏紫叫了蘇念幫忙,便開始了。

她先將風澹淵拿來的地圖都記了一遍,然後打開手機中存的完整地圖,對照著畫了起來。

她的美術功底不弱,畫起地圖倒也很順利,重點是地圖之間的比例。

還好她是學醫的,數學又好,對長度十分敏感,即便不用尺子,一眼也能算出距離。

風澹淵忙完,夜已經深了。

魏紫住處燈還亮著。

他敲門而入,她隻抬頭打了個招呼,喚了聲:“大世子。”便又低頭繼續作畫了。

蘇念想要給風澹淵倒茶的,被他製止:“不必,你忙你的。”

燭光下,她神情凝重,一筆一畫繪得極為認真。

見過她救人時臨危不亂,也見過她看書時過目不忘,還有召喚混蛋時毅然決絕,解密碼時聰明絕頂……風澹淵心中悸動:這到底是一個怎樣的女子?

若他不是先遇見了她,知道有這麼一個人存在,定然想儘辦法也要將她收為己用吧。

推己及人,他能明白這一點,自然有人會起這樣的心思。

所以,即便她說要相信她,他還是得分外小心地保護她。

收回目光,他拿起她已經畫好的地圖瞧,越瞧越是吃驚。

山川、江河、陸地、海域標得清清楚楚,有主要山脈和主要江河,也有一些小的山、支流甚至小河、小溪,比例也十分恰當。

當日魏紫畫古墓所在山脈的地圖時,他便知她繪地圖的能力,但能到這個地步,確實出乎他意外。

他想要把地圖好好畫一畫,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,找的人也不少,但畫得最好的,也就是今日他給魏紫看的水平,跟眼前這些是萬萬不能比的。

蘇念拿了夜宵來,魏紫也冇動,隻是吃了一些糖。

“你不必這麼著急,我多待一日也行。”風澹淵蹙眉。

“你多待一日,便是延誤一日軍情;我隻不過少睡一晚罷了,冇什麼關係。”魏紫笑著喝了口茶,繼續低頭畫地圖。

風澹淵心中感動,再也不忍打斷她。

一直第二日天明,魏紫才收了筆。

“這是雲國疆域圖。這是東海疆域細圖,這是南陲,這是西域,這是北疆,這是……”

“這些是地圖標識說明,我多畫了幾張。”

“這些地圖是按你說的一些要點畫的,若還需要更詳細的,我再畫。”

魏紫把畫好的地圖一一同風澹淵解釋了一遍。

說完這些後,她又摘下手環遞給他:“這個挺實用的,你帶著吧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