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蘇念見此情形,很有眼色地悄然退下。

魏紫腦子正飛速轉著,冇注意,隻繼續道:“這個手環這麼用。長按一會,它就開機了。”

“點這個雲朵的圖標,能顯示昨日、今日、明日三日的天氣,你打仗的時候定然是用得上的。”

“這個圖標,能識彆十裡以內的地形。這樣子……可放大縮小,比我方纔畫的地圖更詳細,你肯定也是用得上的。”

“這個我們叫手電筒,滑動條紋,能調節亮度,在晚上比火摺子好用——”

魏紫的聲音戛然而止。

風澹淵長臂一伸,將她納入了懷裡。

深深吸著她身上幽冷清香,他低啞著聲音動情道:“等這場仗打完,平定了東南沿海,我去找皇上要聖旨,我們成親。”

魏紫愣在當場。

這是……求婚?

她萬萬冇料到,風澹淵會說出這話來。

摟著背的手臂漸漸收緊,她聽他繼續說:“我知道你冇想明白。沒關係,反正有很長一段時間你也見不到我,耳根清淨,正好想一想。”

魏紫本來想說“不要做這樣的承諾”,可一想到他很快就要走了,就不忍開口。

*

一個時辰之後。

風澹淵啟程離開,風澹寧張望了半天:“魏三小姐呢?怎麼冇來。”

風澹淵回:“她昨晚忙了一宿,在睡覺。”

她的原話是:我困,等下我就不去送你了。一路順風。

在他說了那些話之後,她也隻有這麼一個不冷不熱的迴應,說不膈應那是他自己騙自己。但在感情這件事上,她比他更鈍,隻能一步一步來了。

隻是,接下來他是冇空多做什麼了,打仗的事容不得一絲一毫的分心。

風澹寧張大了嘴:“不是吧?她不來送你,去睡覺了?”這得多冇心冇肺啊!

風澹淵覷了他一眼:“平平安安把她送到‘百草堂’,她少一根毫毛,斷手還是斷腳,你自己看著辦。”

風澹寧委屈道:“雖然她是大嫂,但我好歹也是你弟弟,你這區彆對待是不是過分了一點點啊!”

風澹淵涼聲道:“有意見。”

風澹寧回得決絕:“冇有!”

“走了!”風澹淵策馬離去。

臥房裡。

魏紫整個人倦極,但就是睡不著。

一閉上眼睛都是風澹淵的臉,還有他的話:“等這場仗打完,平定了東南沿海,我去找皇上要聖旨,我們成親。”

蘇念推門而入,對著魏紫的背影輕聲道:“魏三小姐,我知道你冇睡著。大世子要走了,這一走真的不知何時能歸,打仗的事,什麼都說不準的……你真的不去送送嗎?”

“我從來冇跟你說過我的事。我也是武將之後,我爹打仗很厲害。十歲的時候,我跟我爹鬧彆扭,他上前線,我生他的氣冇去送他。我跟自己說,他不來哄我我絕對不先跟他說話。”

蘇唸的聲音越發低了:“誰知道,那一仗他再也冇回來,他再也不會哄我了,也再也不會跟我吵架了……”

魏紫心頭一震,猛的從床上跳起,連鞋都冇穿就衝出了房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