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魏紫和風澹寧不由循聲望去。

魏紫是因聽到“心臟病”三字覺得奇怪,據她所知,這時候冇有“心臟病”之說吧?一般不是稱“心疾”嗎?

風澹寧是認出來者,惺忪的睡眼頓時睜得老大:“月神醫?!”

那人聞聲也偏過頭來,白眉下的雙目微眯:“三世子?”

風澹寧頓時屁顛屁顛地跑了過去:“月神醫好!我們正想去找您呢!”

月神醫神情頓時一凜:“找我做什麼?你們高抬貴手,千萬彆來找我,我還想多活幾年呢!”

風澹寧嘻嘻一笑:“您彆緊張,這次不是大哥找您要藥,是有人要找您研究醫術之事。”說著他朝魏紫招招手:“魏三小姐,來。”

魏紫過去,對著月神醫行了一禮:“月神醫,您好。”

月神醫迅速打量了魏紫一番,問風澹寧:“這位小姑娘是誰?”

風澹寧大大咧咧地說:“魏三小姐,我未來的大嫂,自己人!”

魏紫臉上的笑掛不住了:“……”下次一定要跟風澹寧說清楚,飯能亂吃,話不能亂說。

“什麼?!”月神醫一副遭雷劈的表情:“風澹淵的媳婦?”

魏紫忍住扶額的衝動,隻能擠笑辯解:“不是的,三世子開玩笑呢……”

月神醫卻完全忽略了她的話,隻是又仔仔細細打量了魏紫一番:“你這小姑娘也就十**歲的年紀,風澹淵老牛吃嫩草啊?”

魏紫無語:風澹淵今年也就二十五吧?難不成在這裡二十五就進入中年了……這不是重點!重點是——

“產婦生產,您老也是去瞧瞧的嗎?”他們哪有空在門口聊天啊!

“哦,對,去瞧瞧。”月神醫也反應過來:“產婦住哪裡?”

“一起去吧。”魏紫請風青帶路。

產婦的房門口已經圍了不少人,不過幾乎都是看熱鬨的。

魏紫眉頭一蹙:不睡覺,來圍觀人家生孩子?這什麼心態?

“不是大夫,站在這裡做什麼?”月神醫比較直接。

“你是大夫,你替人家生孩子?”有人反駁。

“就算你是大夫,你一個男子,怎麼能進產房呢?”有人自覺說得還很有理。

“我一個大夫不能救人,你去救人?”月神醫白了她一眼。

原以為這隻是無聊的吃瓜群眾意思,誰知產婦的下人也是這般認為,猶猶豫豫地開口:“有冇有女大夫?”

月神醫忍不住翻了個白眼:“這個時候還挑三揀四呢,真不要你家主子的命了?”

魏紫也不悅道:“在大夫眼裡,冇有男女之彆,隻有‘病人’二字。怎麼在病人家屬眼裡,大夫要分男女了?”

月神醫聽聞,頗為讚許地看了魏紫一眼。

“產婦羊水破了嗎?”魏紫問產婦鄉下人。

產婦下人一懵:“羊水?什麼是羊水?”

“那現在產婦是個什麼狀態?”魏紫繼續問。

產婦下人回:“暈過去了……”

“那你還有空在這裡攔人?!”魏紫語氣嚴厲:“我是大夫,我進去看看!”

“魏三小姐,我跟你一起!”蘇念多留了一個心眼,趕緊道。

“嗯。”魏紫又轉頭對月神醫說:“我先進去瞧瞧情況,如果問題不大,我自己解決了;如果有問題,到時候還勞煩您幫忙。”剛剛那幾聲慘叫,聽著就有不對勁。

“好,我就在外麵等著。”簡簡單單幾句話,月神醫便覺得眼前這個小姑娘不尋常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