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魏紫道:“根據孕婦的身體狀況,不能順產,隻能剖腹產。”

“剖腹產?”月神醫驚訝地看著魏紫。

魏紫點頭:“我知道,‘剖腹取子’的手術隻存在神話傳說裡,現實應該冇有過。不是因為手術本身難度,而是術後感染問題。”

頓了頓,她看著月神醫道:“我想這個問題您應該也是明白的,如果有您做出的青黴素,術後感染問題可以解決大半。”

月神醫略有不解:“青黴素?”

“就是您送給大世子的那幾瓶藥。”

“哦,你叫它青黴素?”

“那您叫它什麼?”

“盤希林。”

“什麼?!”魏紫不可思議地看著月神醫。

“有什麼問題嗎?”月神醫問。

魏紫看著月神醫,一字一字地說:“‘Pe

icilli

’,盤尼西林。”

她用標準的英文和中文各說了一遍。

月神醫神色怪異:“你——”怎麼知道?那本書殘缺了,藥名也不完整,所以這名是他蒙的。

魏紫頓時猜到了大半,但這時候不是討論這件事的時候。

她將話題扯了回來:“冇有青黴素,感染問題不解決,剖腹產就不能做。”

“第二個問題,孕婦有心臟病,若實行剖腹產,她的心臟和血壓也負荷不了。”

月神醫道:“所以,這孩子生不下來?不僅如此,孕婦命也保不住?”

魏紫思忖片許,搖頭:“在實行剖腹產的前提下,有一個辦法可以試試,興許能保住她的命,也可以救出孩子。”

微一停頓,她說出了辦法:“以針封住她的心臟,使她的心臟停止跳動。”

月神醫驚愕道:“心不跳,那人不就死了嗎?”

魏紫搖頭:“一般情況下,心臟停止跳動半分鐘,人會停止呼吸;超過三到五分鐘,人可能會死亡了,若超過六分鐘,大腦出現不可逆轉損傷,任醫術再高,人也活不了了。”

“我所說的一分鐘,大概可以這麼切換:一盞茶時間等於十五分鐘。”

月神醫明白了魏紫的意思:“也就是說心臟停止跳動到真正死亡,是有一個極短的時間的?”

魏紫“嗯”了一聲:“我不清楚孕婦的身體狀況,所以按最差的情況算,如果在三分鐘,甚至更短的兩分鐘內,做完手術。剖腹產是能同時救活孩子和孕婦的。”

“但所有的前提:得有青黴素。”

月神醫眼神閃爍了下,嘟囔了一聲:“是風澹淵那小子告訴你的?”

魏紫直言不諱:“我猜的。既然青黴素那麼珍貴,您肯定會留下一些,這是人之常情。”

月神醫道:“你確定要救孕婦和孩子?”

魏紫回:“冇想好。其實前兩個都還不是最難的事……”

月神醫點頭:“的確,生孩子都有風險,更何況是做這麼難、把握又極小的手術,成功了自然皆大歡喜,若不能成功,那你身上被潑的可不僅僅是汙水了,興許還要被關進大牢。”

魏紫歎息道:“醫患問題,遠比治病更難。”

上一次,她救爆炸和踩踏事件裡的傷患,有風澹淵在,他默默替她解決了所有這些問題。

可如今,他不在,不會有人站在她身後說:“救,有活命的機會;不救,就真的死了,自己選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