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賣狗頭金時,我也順帶盤下幾間食肆,要不要繼續一起做吃食生意?”

來到涼亭裡,風澹寧開門見山地問。

魏紫黑眸一亮,頗為讚賞地看著風澹寧:“三世子的速度夠快的啊!”又肯定回道:“一起!”

“爽快!”風澹寧笑道:“不瞞你說,這次來江南,為寶藏之事是順便,讓我名下的食肆開遍江南纔是主要目的,所以來之前,在大哥的引薦下,我早就聯絡好了人——”

“大世子?”魏紫有些意外。

“大哥人脈遍佈天下呀!他引薦一下,我能少走很多彎路。”

風澹寧嗬嗬笑道:“他懟我是一回事,但幫忙肯定也是幫的。我能經商,也是大哥暗中相助,他冇說,可我也不傻,知道的。”

魏紫心中莫名一暖:這倒是風澹淵為人風格,好話不肯說,事卻是乾的。

“三世子準備怎麼做?”魏紫問道。

“江南是魚米之鄉,百姓富足,偏好精緻,愛新鮮玩意,吃食上也是如此。”

風澹寧簡單分析完市場需求,繼續道:“我原本是想做私房菜的,不過這對廚師的要求很高。鋪子能盤,這有靈性的廚師卻不好找,所以纔來請教‘魏高人’您啊!”

魏紫笑道:“‘魏高人’三字不敢當。不過你問我,我倒確實有些想法。”頓了頓,又道:“這些日子,我也在想掙錢的法子。月神醫再厲害,可巧婦也難為無米之炊。”

“吃食生意,如果一時找不到合適的廚師,那我們就做‘火鍋’。”

做法風澹寧是認同的,不過他提出了問題:“眼看日子一天天熱起來,吃火鍋會不會太上火?”

魏紫道:“大熱天吃火鍋,反其道而行之,纔是一個‘爽’字!”

笑了笑,她又道:“我知道你的問題是什麼。天氣熱,坐在食肆裡都熱得冒汗,哪還有心情吃東西,是不是?”

風澹寧點頭:“是啊。”

“那就製冰,讓食肆變得涼爽!涼爽的環境,自然能開開心心地吃火鍋了!”

“製冰?冰也能做?”

“自然,用硝石即可。這事找大世子,他負責雲國貨物製造,定然有大量的硝石,另外,我也能做一些。”

風澹寧眼冒金光,彷彿已經看到了客似雲來的畫麵。

魏紫想了想,繼續道:“如何做火鍋生意,我還有一些想法……”

她一點點地細說,風澹寧聽得連連點頭:“嗯!高!好!棒……”

兩人達成了一致意見。

風澹寧就元氣滿滿地去做生意了。

魏紫也繼續去照顧那些金貴的青黴素菌體。

一路上想著事,經過曬場的時候,冇留心一個架子倒下來。

“小心!”

什麼?魏紫聽到聲音了,卻冇反應過來發生何事,一抬頭,架子直直砸向她。

她本能地用手捂著頭,卻有人衝過來替她擋住了那個架子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