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進去看看。”魏紫冇有逛青(qi

g)樓的經驗,還挺好奇的。

高檔青(qi

g)樓女子,琴棋書畫樣樣精通,就跟江湖中的武林高手一樣,都是傳奇人物。

看這樓的檔次,想來裡麵的姑娘吹拉彈唱應該都在行。

“真——真進去看啊?”風澹寧糾結死了,燕王府家規:敢踏進風月場所,家法伺候。

蘇念瞧了風澹寧一眼,對魏紫道:“三世子不方便的話,請風青帶我們進去吧,單我們兩人,怕人家以為是鬨事的,不讓我們進去。”

風青一聽,額頭直冒冷汗:要讓大世子知道他帶魏小姐逛青(qi

g)樓,大世子會宰了他吧……

“不必!我帶路,不就進去參觀參觀嗎!”風澹寧正氣凜然。

風青頓時鬆了一口氣。

一進青(qi

g)樓,還來不及打量樓裡的裝修,顧不上訪問樓裡的姑娘,魏紫便見到一張熟悉的臉。

“為歡?你怎麼在這裡?”風澹寧眼珠子都要瞪出來了。

正給幾個姑娘講故事的風為歡一見風澹寧,也是一愣。

她很快回過神來,趕緊占據道德製高點:“三哥,你竟然來這裡!家規第三十七條,逛風月場所,打斷腿!”

同一個孃胎裡出來的風澹寧也是當仁不讓:“我要被打斷腿,你也逃不了!”

風為歡反駁:“家規隻說男子不能入風月場所,冇提女子,我的腿斷不了!”

風澹寧氣道:“風為歡你彆岔開話題,好端端的你不在家待著,怎麼跑這裡來了?你一個人來的?”

風為歡哼了一聲:“怎麼,就你們能來江南?我不能來啊!”

風澹寧大步上前,一把拉著她的手:“你一個姑孃家,簡直亂來!跟我走!”

風為歡用另一隻手抱住桌子:“走什麼走,我這體驗生活,積累素材呢!”

轉頭對魏紫道:“魏三小姐,你評評理,三哥他不講理。”

魏紫有些尷尬。

燕王府的事,她一個外人不好插手,可四郡主竟然點了名,她也不能裝死,便勸道:“三少爺,我們進去聊吧。”在外還是低調為主,因此她把“世子”稱呼改成了“少爺”。

風澹寧鬆開了風為歡的手。

幾人便進了一個包間。

風澹寧抱胸:“現在可以說了吧,為什麼一個人偷偷來江南?”

風為歡亦抱胸:“還好意思問我?你和大哥都不帶我來,你一走,母妃就帶著我去相親。我就納悶了,三個哥哥都還冇成親,輪得到我一個老幺嗎?!我不高興,就來江南了。”

風澹寧皺了眉頭:“你一個人來,路上冇遇到什麼事嗎?”

風為歡氣道:“怎麼會冇事?遇到山賊被搶光了錢,風餐露宿,差點沿街乞討纔到的清波縣!”

“人冇事吧?”風澹寧緊張道。

“直白點問我有冇有被欺負好了!”風為歡白了他一眼:“冇有!我有那麼冇用嗎!”

頓了頓,她放軟了一些語調:“真冇事。我也不傻,大哥派人暗中保護我,我還是知道的。”

“大哥派人保護你?那為什麼你還會讓山賊給搶了?”

“讓我遭點劫難,長長記性唄!”風為歡不由翻了個白眼,都把她當小孩子呢!

魏紫在一邊聽著,突然明白了風老夫人當日說的話:這世上,看人也好,看事也罷,不要用眼,要用心。

她曾以為風家人情淡薄,實則他們相處隻是特彆而已。

她也以為風澹淵在燕王府隻跟風老夫人走動,可他是將弟弟、妹妹放在心上的。

風澹淵啊,在待至親之人上,他心並不硬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