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那你怎麼待在這裡?”風澹寧不悅道:“知道我們在‘百草堂’,你可以來‘百草堂’找我們啊!”

“我的三哥啊!跟你說了,我身上一個子都冇有,去‘百草堂’要車馬費、要夥食費啊!”風為歡覺得風澹寧簡直不食人間煙火。

“我一個連洗碗、端盤子都不會的廢材郡主,除了來給‘百花樓’姑娘們講講話本,圖點溫飽、有個地睡,我還能做什麼?去書肆抄書人家都嫌我手速慢好嗎!”

說到此處,風為歡不禁悲從中來:身為一個冇打響名氣的話本作者,她簡直一無是處,處處遭人嫌棄!

哼,今日之辱,她銘記在心。

莫欺少年窮,總有一日,她要讓瞧不起她的書肆,以賣她的話本為榮,讓那間嫌棄她手腳不行的酒樓,請她將酒樓寫進話本裡做宣傳!

風澹寧聽了也略感心酸,不禁問:“大哥就冇留點錢給你?”

風為歡忍不住又翻了個白眼:“每天偷偷丟三個大白饅頭算不算?我現在看見白饅頭都想吐,他倒試試吃半個月的白饅頭看!”

聽到此處,魏紫冇忍住笑出聲來。

依她對風澹淵的瞭解,他肯定是這麼吩咐手下的:彆讓四郡主好過,但也彆真餓死她。手下一琢磨,嗯,那就每天三個白饅頭。

不過,她立刻想到,這是風為歡的辛酸事,她這麼笑不地道,便趕緊緻歉:“對不起。”

風為歡小手一揮,滿不在乎道:“這事誰聽了都覺得好笑,有時候我真覺得大哥是個奇葩——”額,在未來大嫂麵前說大哥壞話,讓大嫂對大哥有成見了怎麼辦?

風為歡趕緊換了話題:“我待這裡是為了掙錢,你們來這乾什麼?”

她指著風澹寧,不由提高了聲音:“三哥,你該不會真來這找姑娘吧?”

“我是那樣的人嗎!”風澹寧趕緊自證清白。

“我覺得這裡挺高檔的,想進來看看,三世子他是陪著我來的。”魏紫在一邊解釋。

風為歡輕蔑地看了風澹寧一眼:“其實你心裡高興死了吧?”

“我高興什麼啊?你彆把我想得那麼無恥下流好嗎?!”頭可斷血可流,清白不能丟!風澹寧憤憤道。

“是不是你自己心裡清楚。”風為歡轉過頭去,一張小臉頓時陽光燦爛:“魏三小姐,你眼光不錯,‘百花樓’真乃清波縣第一青(qi

g)樓,格調很高的,樓裡的姑娘個個才藝非凡。你若有興趣的話,我帶你瞧瞧。這裡我很熟的……”

風為歡一邊說著,一邊拉著魏紫的手,興高采烈地走出門去。

瞧得風澹寧啞口無言:這也太區彆對待了吧!還有風為歡那樣子,不知道的還以為她是這裡的老(lao)鴇呢……啊呸!

小橋流水,九曲迴廊,飛簷翹角,雕梁畫棟,“百花樓”把江南水鄉的精巧和浪漫體現得淋漓儘致。

與後世翻修過的園林不一樣,此時此刻的庭院是真真正正的古建築,看得魏紫驚歎連連。

“你喜歡這裡?”風為歡注意到了魏紫眼中的歡喜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