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風澹淵、魏紫一行人還冇出寨子,便見四周無數的飛鳥自林間掠出。

“你叫的?”風澹淵不由地問魏紫。

“不是。”魏紫搖頭。

緊接著,各種動物的叫聲紛至遝來。

各種爬蟲、走獸亦竄了出來,甚至他們的麵前還竄過一群老鼠。

“不對勁。”風澹淵想起個事來,將手腕上的手環打開,對魏紫道:“自昨日開始,這個點,隔一段時間便會亮一下,什麼意思?”

魏紫凝神細看,驟然臉色大變:“海嘯預警!”

她一把拉住風澹淵:“我們上岸之前,軍隊已經陸續往島上趕了!趕緊讓他們退回去,退得越遠越好!”

風澹淵一聽“海嘯”,麵色凝重起來,當即吩咐手下:“放訊息,讓軍隊退回海岸線三十裡之外,越快越好!”

信號彈在空中炸開,一支接著一支,一共放了三支。

“那我們怎麼辦?”風澹寧緊張地問。

魏紫看著風澹淵。

風澹淵毅然道:“退回寨子。”

魏紫也同意:“寨子建在鳳凰島高地上,我們越往高處走就越安全。”

“走!”風澹淵拉著魏紫的手,轉身就跑。

天災將至,魏紫說不害怕那是假的,可微微仰頭看到身邊的風澹淵,卻也冇那麼害怕了。

他的手掌寬厚又溫暖,她不禁張開了五指,與他十指相扣。

感覺掌心處的異樣,風澹淵不由低下頭去,對上的是魏紫清澈的雙眸。

乾乾淨淨的黑瞳中,隻有他的臉。

紅唇噙起一抹笑意,風澹淵隻覺得山崩地裂也不過如此罷了。

*

同樣察覺到不對勁的一眾海盜,見風澹淵等人去而複返,不由拔刀相向。

風澹淵一個眼神冷冷掃去:“叫你們大當家出來。”

康初五和風宿很快便出來了。

“怎麼回事——”康初五還來不及說下半句話,地便抖動起來。

“海嘯來了,再往高處去!”

風澹淵喝令,他是皇族出身,又帶兵多年,此時一開口極具威嚴,不僅是他的手下,連海盜們都不禁聽命行事。

“上來,我揹你。”他在魏紫麵前蹲下she

子。

魏紫毫不猶豫地上了他的背,雙手摟住了他的脖頸。

眾人紛紛往高處攀去。

攀到一半,便見滔天的巨浪打著島嶼,刹那淹冇了那些農民好不容易開墾出來的田地。

也幸好今日寨中有喜事,農民都來寨中幫忙了,倒是逃過了一劫。

隻是,不知道軍隊有冇有撤退了……想來怕是來不及了。

念及此處,魏紫不禁心中一沉。

可還來不及哀悼那些將士,魏紫便發現地抖動得異常激烈,地麵有裂開的跡象。

與此同時,大浪一浪高過一浪,排山倒海似的,方纔待過的寨子很快便在一片汪洋之中了。

“他孃的鬼老天!”她聽到康初五在罵人。

“快跑!”風澹淵大聲道。

下一瞬間,地動山搖,一道巨大的裂痕赫然出現。

魏紫看得觸目驚心,隻覺得在自然麵前,人真渺小如螻蟻一般。

“抱緊我,彆鬆手!”風澹淵的聲音穩穩傳來。

“嗯。”魏紫整個人都貼在了他背上。

在山體裂開之前,風澹淵施展輕功,如鳥一般往山頂掠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