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魏紫朝她點了點頭:“多謝。”

康初五笑道:“你倒比他有禮貌多了,會騎馬嗎?”

“會。”

魏紫和蘇念共騎一匹馬,風青護風澹寧,風白開道,康初五等人殿後,一行人匆匆離去。

馬蹄揚起之時,魏紫忍不住看了看戰火的方向:他就在最前線嗎?

“大世子很有經驗,彆擔心。”蘇念低聲道。

“嗯。”魏紫彎下she

子,在馬耳朵邊說了幾句話。

駿馬飛馳而去。

*

誰知剛出營地不久,一隊隱藏的東夷人竟愕然出現。

“我槽!”

康初五咒罵一聲,帶著弟兄們全力應戰。

風青、風白、蘇念幾人趕緊護住風澹寧和魏紫。

這一支東夷人明顯是精銳,守的就是營地出口,見人就往死裡殺。

康初五等人打得很是艱難。

“他孃的這麼要命啊!老子一年收十萬兩銀子太虧了!老子要跟風澹淵重新算賬!”

康初五於百忙之中,還能考慮被風澹淵坑了的事。

隻是,她也冇空再罵,因為東夷人越來越多了。後麵來的一批更要命,是箭弩隊!

箭如飛雨撲來,魏紫一行人差點被射成篩子。

風青等人為護風澹寧和魏紫,都中了箭。

眼看再打下去就要團滅了,危及關頭,一隊輕騎如旋風一般趕到。

是賈將軍親自帶的一支軍隊!

康初五不由鬆了一口氣,嘴裡卻罵:“他孃的,就不能來快點?人都要被射成刺蝟了!”

賈將軍冇空跟她置氣,一麵讓人救下魏紫、風澹寧等人,一麵全力對付東夷人。

戰況極其激烈。

東夷人一隊接著一隊出現,而雲國這邊的軍隊速度也不遜,彼此打得難捨難分。

終於,還是雲**隊技高一籌,幾乎全殲東夷人。

但,死傷也十分嚴重。

魏紫眼睜睜看著幾個士-兵為護佑他們,被箭射死,被刀砍死。

其中一位,身中數刀卻依舊直直站著,像座山似的,死死守著魏紫和蘇念,直到一支長箭插入他的心臟。

魏紫的眼淚刹那落了下來。

即便在書上讀過、在電視上見過無數的戰-爭,也當過戰地救援醫生,但見到短兵相接、如此血淋淋的古代戰-爭,她是第一次。

也是第一次,有人為救她,就這麼死了。

而她,即便有逆天的醫術,也隻能救活人,對已死之人卻束手無策。

魏紫愣愣站著,渾身亦忍不住輕輕顫抖起來。

賈將軍命人收拾戰局,士-兵扶起一些輕傷之人,或帶著一些不致命傷的,轉身便走。

“那些士-兵還活著,怎麼不救?”魏紫顫著聲問。

賈將軍看了她一眼,本來不想多話,但想到風澹淵待她的態度不一樣,便耐著性子多解釋了幾句:“醫藥物資有限,救不了那麼多人;而且這次海嘯中死了好幾位醫生,即便帶走這裡所有人,也冇辦法救活了——”

“我來治!”魏紫鐵青著臉:“把這裡所有活著的人帶走,我來救!”

賈將軍被魏紫突然爆發出來的逼人氣勢驚得一愣。

“康初五,請你的兄弟幫忙,帶所有活著的士-兵回營地!價錢隨你開,我絕不還價!快!”魏紫轉身去扶方纔護著她的一位重傷士-兵。

“帶路。”魏紫看著賈將軍,冷聲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