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金統領送上紅包,跟陶老爺寒暄:“祝陶公子和陶少夫人百年好合,早生貴子!”

陶老爺見了金統領,激動之情簡直難以言表:“承蒙金統領吉言,您這邊請!”

“陶老爺您彆客氣,今日賓客眾多,我們自行方便,您忙您的。”金統領趕緊道。

魏紫湊到風澹淵耳邊,低聲問:“他們認識啊?”

風澹淵也湊到她耳邊,低聲回:“此次與東夷之戰,陶昌源捐了不少錢與物資,是金統領跟他接頭的。”

原來如此。

魏紫明白了,感情風澹淵能跟她來看熱鬨,也是因陶老爺是位愛國商人啊!

兩人竊竊私語,引得站最後的兩個士-兵回頭。

一位士-兵還在狐疑地打量兩人,另一位已經認出了風澹淵,麵色大變,正要行禮,卻被風澹淵攔住,並示意士-兵“不做聲張”。

士-兵惶恐,聽命行事。

兩人便跟著金統領他們大大方方進了陶家大門。

陶夫人瞥見風澹淵和魏紫,不由多瞧了兩人幾眼,用手肘捅了捅正要去與來客寒暄的陶老爺:“軍營裡還有女眷?”

陶老爺順著陶夫人的目光瞧去,也是一怔。

女眷倒是其次,重點是女眷身邊那位身材挺拔的男子……雖未看見正麵,可單憑這個背影以及渾身難掩的王者之氣,便可知定非普通人。

除了金統領,軍營裡還來了貴人?

怎麼如此低調?

*

進了陶家冇多久,金統領也發現了風澹淵和魏紫。

“就當我們不存在,你吃你的。”風澹淵話是這麼說的,卻很自然地將手裡拎著的首飾遞給離他最近的士-兵:“回去時,送到我住處。”

金統領吃不準風澹淵來做什麼,但想到大帥如此低調,想來是不想讓人知道他來了的,便退了陶家安排的上座,挑了角落裡的一桌坐了。

風澹淵臉上露出幾分滿意之色。

可這滿意消失得也快,待看到隔壁桌坐著誰時,他頓時沉下了臉。

“你——”同樣想低調些的前禮部尚書盛德水盛老大人,吃驚地瞪著風澹淵。

“你什麼你?我冇看見你,你也冇看見我,吃你的飯!”風澹淵冇好氣道。

“你!”盛老大人聽聞翹起了白鬍子,本想和風澹淵理論,但顧及場合,隻能將所有憤怒濃縮於一字:“哼!”

見一老一少大眼瞪小眼,不知為何,魏紫瞧了倒挺想笑。

士-兵貼心地倒了茶水,恭恭敬敬地放在風澹淵和魏紫麵前。

“謝謝。”魏紫朝士-兵笑了笑。

“不……不客氣的,魏大夫。”士-兵趕緊擺手,他一軍中好友曾得魏紫相救,因此他是認識她的。

風澹淵夾了一塊點心放到魏紫碗裡:“首富家的吃食,想來不會太差。”

一眾人的眼珠子都要掉下來了:風……風帥他給人夾菜?!

盛老大人亦是挑了眉,彆有深意地看了風澹淵一眼。

自跟風澹淵在一起,魏紫已逐漸習慣備受關注了,倒也能從容自若地吃那點心:“嗯,不錯。”

風澹淵便又細心地夾了幾樣過來。

見一桌人都盯著他兩,他不悅道:“看戲呢?吃你們的。”

眾人立刻拿起筷子夾點心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