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風澹淵這桌是低調了。

隔壁那桌卻冇有。

兩位白髮蒼蒼的老夫人在嬤嬤和丫鬟的攙扶下,來找盛老大人。

“盛大人,怎麼坐這裡?走走走,跟我們坐一桌說說話去!”陶老夫人年歲雖大,但聲音中氣十足。

“這邊挺好的,我就坐這裡了。”盛老大人婉拒。

“盛大人是怕有人勸酒?放心吧,今日咱們那一桌說好了,全都以茶代酒。一把年紀了,可經不起折騰的。”

頗為熟悉的聲音傳入魏紫耳中,她不禁偏過頭瞧去。

剛好,那位老夫人餘光也正好掃到魏紫這邊。

“小紫?!”

“外祖母。”魏紫也很詫異在這裡見到薑老夫人,趕緊起身對她行了一個禮。

薑老夫人扶起她來:“好孩子,你也來了。”

“老姐妹,這是你外孫女?長得可真好,跟畫上的仙女似的。”陶老夫人在一邊笑道。

薑老夫人拍拍魏紫的手:“這是陶老夫人。”

“陶老夫人。”魏紫便也行了一禮。

“彆客氣。”陶老夫人一邊笑著,一邊摘下頭上的金簪,簪到了魏紫頭上:“咱們老太太的東西,戴你身上老氣了。就這簪子是我家小丫頭給我選的,是你們小姑娘喜歡的樣式。”

“謝謝陶老夫人。”魏紫又行了一禮。

“小紫,跟外祖母一起坐去?”

薑老夫人眼神銳利,明白陶老夫人此舉有結親之意。

也行,陶家還有幾位公子,人品都不錯,若是魏紫喜歡倒挺好的。魏紫嫁到江南來,自己照應著,也能稍稍彌補當年對女兒遠嫁的虧欠。

魏紫笑道:“我坐這裡就行。”

薑老夫人的目光不由自魏紫身上落了下來,待看到風澹淵,頓時一驚:這個年輕男子竟有如此容貌,如此氣質……陶家有這樣的親朋好友嗎?

陶老夫人也愣住了。

她的問題和薑老夫人是一樣的。

“小紫,這位是你的朋友?”還是薑老夫人問比較合適。

魏紫微微一怔,怎麼介紹風澹淵呢?

朋友?有些敷衍。

男朋友?古代冇這個稱呼。

未婚夫?他是皇族,婚姻之事要經皇帝同意,她不能隨便說,更何況,他也冇提過的……

正猶豫間,風澹淵卻站了起來,對著薑老夫人認真行了一禮:“老夫人好,在下是小紫的未婚夫。”

“誒?”

“啊?!”

“誒”是薑老夫人發出的。

至於“啊”則是前禮部尚書盛老大人的聲音。

陶老夫人眼中閃過一絲失望之色,不過很快釋然。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,這麼好看的姑娘,早早有人定下了,想來也是應該的。

魏紫冇料到風澹淵會如此說,有些意外,卻也有些——淡淡的歡喜。

“哦……”薑老夫人覺得眼前的公子氣宇軒昂,風姿卓越,一副清貴之氣,想著容貌算配得上魏紫,就是——

“敢問公子如何稱呼?”

出身如何,她做外祖母的自然也應該關心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