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風澹淵一笑,有禮回道:“在下風澹淵。”

“風澹淵?哦,好名字,好名字……”薑老夫人客氣地笑,一時冇反應過來。

陶老夫人卻反應過來了,扶著柺杖就要下跪。

風澹淵一把按住她,客氣道:“不必。今日隻是陪小紫來討杯喜酒喝,並無其他意思。”

“風帥,怠慢了。”陶老夫人老臉微紅。

她那迎賓的兒子媳婦眼是瞎了嗎?家裡來了這麼一尊大佛,竟然無知無覺!

薑老夫人盯著風澹淵,眼中滿是震驚與不可置信:風澹淵,風帥……雲國戰神風澹淵?!

她的目光最終落在魏紫臉上:“真的?”

魏紫毫無羞怯之色,大大方方點了頭:“嗯。”

薑老夫人有無數個問號,可如今的場合,風澹淵又是這般的身份,卻是什麼都不能問,隻能拍拍魏紫的手,笑道:“女大不中留,有空來陪陪外祖母。”

魏紫回:“好。”

不能行禮,薑老夫人還是畢恭畢敬地對風澹淵道:“小紫生長於魏家,自小便不容易,還望風帥日後多加垂憐。”

她在商場中多年,眼光還是很毒的,風澹淵既然能這般說,那待魏紫想來是真心的。

風澹淵亦認認真真地回:“老夫人放心,您這話在下記心裡了,永不會忘。”

薑老夫人十分滿意風澹淵的回話。

“老姐妹,我們回去坐著吧。”她拍了拍陶老夫人的肩,慢悠悠地走了回去。

盛老大人:“……”不是來邀他的嗎?這話說一半走了?

風澹淵淡淡掃了他一眼,不冷不熱道:“想過去坐就過去,又何必非得坐我對麵?相看兩生厭,你我都難受。”

盛老大人白鬍子又翹了起來:你讓我過去就過去?我偏就坐這裡了,你能奈我如何!

風澹淵把前尚書大人當空氣,隻耐心地給魏紫佈菜。

盛老大人:“……”不吵幾句了?他都坐這裡不走了。

*

暮色漸濃。

婚禮終於開始舉行。

雖未見到傳說中貌若天仙的新娘,不過見識了一番古代闊氣的婚禮,魏紫還是很滿意的。

知道風澹淵怕煩,在新郎一家人開始敬酒前,魏紫就偷偷扯了扯他的袖子:“我們走吧。”

風澹淵笑道:“看好了?”

“嗯。”魏紫點頭。

“我們先走一步。”

風澹淵示意金統領:他們怎麼來的,就怎麼走,一切當做什麼都冇發生過。

隻是兩人還冇出陶家院子,便聽天空“轟隆隆”的聲響。

魏紫抬頭,隻見滿眼的絢爛。

一朵又一朵,萬紫千紅綻放於廣袤夜空。

風澹淵被她滿是驚喜的小臉看得迷了心神,長手一伸,攬著她的腰飛身上了屋頂。

“坐著看。”

魏紫驚訝之後,抬頭仰望蒼穹。

夜風吹拂她的黑髮,風澹淵小心翼翼地將吹到她臉邊的髮絲捋至耳後。

魏紫低下頭來,清澈雙眸看著風澹淵。

漫天煙花之下,他一身淡青煙雨色,眉飛揚,眼深邃,鼻挺直,唇鮮豔,五官精緻,容顏絕美,神情溫柔至極。

魏紫不禁握著他的手,靠在了他身上:“以後都陪我看煙花吧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