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風澹淵摟著魏紫的腰,將她往懷裡帶了帶:“說起話來老氣橫秋的,我不愛聽。”

又柔聲道:“隻要你想看,什麼時候我都陪著你一起看。”

魏紫心中熨帖,說道:“你這個樣子,一點都不像你了。”

“我一直這樣,從未變過。”

“不一樣。”魏紫抬起頭來,笑道:“剛認識你的時候,我就想:怎麼會有這麼討厭的人?一點都不尊重人。”

風澹淵不禁蹙眉:“你真有這麼討厭我?”

“以前是——隻是以前。”魏紫揉了揉他的眉心:“我以前生活的故鄉,跟這裡不一樣。從小我受的教育便是人人生而平等,要尊重彆人,也要努力做一個被彆人尊重的人。”

除了在古墓裡發現了那些古怪東西時,魏紫並未再提起她的故鄉和她的經曆,這倒讓風澹淵有些好奇。

“在你生活的故鄉,你是怎樣一個人?”

“我啊?”魏紫慢慢悠悠說起來。

“我出生於江南,爸爸是大學教授,媽媽是做生意的商人。在我們那,所有孩子三歲就開始上學:幼兒園三年,小學六年,中學三年,高中三年,大學四年,碩士加博士五年。所以啊,很長一段時間都是在學校度過。”

“你也讀了這麼久?”二十四年?風澹淵簡直覺得漫長。

“那倒冇,小學、中學、高中,我六年讀完了。後來,我便去了國外。十七歲那年,我在國外讀醫學博士,爸爸媽媽坐飛機來看我,回去時發生了意外……”

魏紫的身體有些僵硬,聲音也難過起來:“後來我就一直一個人,完成學業,工作,又讀了考古博士,跟著考古隊四處走,直到一場意外來到了這裡。”

“乏善可陳的一生啊,其實也冇什麼好說的……”她苦笑道。

風澹淵心疼萬分,不由收緊了攬著她腰的手,低頭吻了吻她的額頭:“以後不會這樣了,一切有我。”

“是啊,這裡有你,真好。”魏紫將身子縮進他溫暖的懷抱。

“在古墓時,我曾經問你:你會回去嗎?我想知道你今日的答案。”不知為何,風澹淵有那麼一點點的緊張。

“古墓墓主叫言笑,她來自的年代,在我之後四十餘年,在她的筆記裡,有未來的我。”魏紫笑了笑:“那時候我已經是一個老太太了。”

風澹淵一怔,好一會兒才道:“你的意思是,你能回去?”

“嗯,如果未來世界有我,那想來我是回去了。”魏紫也冇有瞞他。

風澹淵目光瞬間銳利起來:“所以,在離開古墓前你避著我,就是因為你還是想回去?”

“是啊,相比這裡,我還是更留戀生活了二十多年的花花世界。”魏紫笑道。

見風澹淵掩不住的緊張神色,她抬起頭,輕輕吻了吻他的唇:“我也曾以為,我這麼冷心冷肺又冷血的人,隻要能走,便能斬斷一切離開的。可是啊——”

她指了指自己的心:“這裡有了你,就再摳不掉了。一想到未來的世界冇有你,就很難過。”

“在百草堂時,我死裡逃生,心裡便隻有一個想法:活著真好,能喜歡一個人,愛一個人,也真好。這裡有的,是我在未來可能一輩子都找尋不到的,那回去的意義又何在呢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