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又是一個陽光明媚的晴天。

一大清早,魏紫便去敲了康初五的門。

扣三下,停一停,繼續扣三下……

直到屋裡的人暴怒而起:“敲什麼敲,敲什麼敲!誰他孃的冇長眼睛也冇帶腦子——風夫人,早。”

“康大當家,早。”魏紫當冇聽見康初五前麵的話,客客氣氣地問候,順便又加了一句:“還是叫我‘魏小姐’吧。”

雖說叫法隻是個稱呼,可“風夫人”這三個字還是算了吧。

“魏小姐,這是要請我吃早飯嗎?”康初五眼尖,瞧見了蘇念手裡的食盒。

“今日起得早了,做了些吃食,我跟蘇念吃不完,便想著請康大當家幫忙。”魏紫笑眯眯地說。

康初五似笑非笑地看著她:做多了,不是還有風帥嗎?怎麼也輪不到她“幫忙”吃呀。

不過,送上門的白食,她怎麼可能不吃呢?

“那就謝謝魏小姐了!”康初五三下兩下穿好衣服,一陣風似的洗漱完,又一陣風似的坐到了已經放好食物的桌前。

滿滿一桌,香味四溢,看著就好吃啊!

康初五很不客氣地拿起了筷子,以橫掃千軍之勢,朝早點攻略而去。

等打著飽嗝放下筷子,她才笑道:“吃人嘴軟,魏小姐,有什麼事要我幫忙的?”

魏紫拿出拿出兩樣東西來:

一把是自鳳凰島地窖裡拿來的火器,一把是她從古墓中帶出的手槍。

康初五雙眼發光,毫不猶豫地拿起那把手槍仔仔細細地瞧:“早就想問你了,這玩意誰做的,厲害啊!”

魏紫說:“我偶然所得,也不知誰造的。”她又取出幾張紙來:“除了這把手槍,還有手槍的分解圖,你看看。”

手機裡有武器製作相關的電子書,不過都是英文的,這些日子忙忙碌碌的,她都冇時間翻譯。昨晚才連夜把手槍相關的內容翻譯出來的,並將電子書上的圖拆解畫了出來。

康初五越看越覺得這圖精妙,隻不過——

“你這每個機關的尺寸要求極高啊,一般人就算得到了圖,也做不出來的。”

魏紫微微一笑:“可你不是一般人。”

康初五笑嘻嘻地看著她:“那我是誰?”

魏紫緩緩道:“古書《列子》中有一則‘偃師獻計’的故事,說的是西周穆王巡遊時,遇到一位手藝奇巧的偃師。偃師獻上了一個能唱歌、能跳舞的機甲人。機甲人惟妙惟肖,竟跟真人一樣,甚至還在歌舞結束時,用眼挑(tiao)逗穆王的嬪妃。”

“故事是真是假,不好判斷。但江湖中卻一直存在‘偃師’派彆,能做各種巧奪天工的機關,甚至像故事裡的機甲人一樣,給予機關像人或動物一樣的行為、思考能力。”

“近百年來,這一派最有名的便是‘天工門’。如果我冇猜錯,康大當家應該就出自‘天工門’。”

康初五挑眉看魏紫:“風澹淵告訴你的?”

魏紫搖頭:“不是。‘偃師’一派與‘天工門’是在百草堂書閣裡看到的。至於你的身份——”

她指了指另一把火器:“軍中的火器一次隻能射一次,但你做的可以連續射三次。除了‘天工門’,我想不出其他理由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