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康初五奇道:“火器冇有子彈,你怎麼知道能連射三次?”

魏紫回她:“我拆開來看過了。”

康初五震驚地看著魏紫:“你又組裝了?”她做的火器很難裝的好不好!

魏紫點頭,實事求是地說:“嗯,有點複雜,不過不難。”

康初五愣了半晌,才喃喃道:“果然不是一家人,不進一家門,你和風澹淵他孃的都不是人!”

一個打仗那麼厲害,從無敗績,關鍵武功還那麼高!她都打不過他。

還有一個呢,醫術高得已經嚇死人了,腦子還那麼好使!

魏紫:“……”

蘇念:“……”會不會說話呢?!

康初五拿著手槍,問魏紫:“要我造這種火器啊?”

魏紫“嗯”了一聲:“想來康大當家能做出來。”

康初五擺擺手:“不用給我戴高帽,我自個有幾斤幾兩,我還是很瞭解的。可以試試,但不一定成。”

“多謝。”魏紫又拿出兩張紙來,交給康初五。

康初五掃了兩眼:“幾個意思?”

魏紫說道:“從這個月開始,護膚品和化妝品生意的三成利潤劃入你名下。這是契約書,你簽字按個手印,立即生效。”

“契約書一生效,我便請三世子派人去蔚泰錢莊開你的賬戶。錢按月打入賬戶,你隨時可取。”這事她昨日已經跟風澹寧商量過了。

康初五問了一句:“三成利潤每月大概是多少?”

魏紫簡單算了下:“按目前的規模,大概在兩到三萬兩之間,如果把江南這邊的渠道全部拓開,翻個五到八倍問題不大,如果拓至整個雲國,那預算要重新做了。”

康初五腦中翻著那一串串數字,眼睛都開始發亮:“都……都給我?”

魏紫回:“嗯,一來是還你八十八萬兩,二來算是謝你幫忙做手槍。”

康初五盯著魏紫左看看、右看看,覺得她長得跟財神簡直一模一樣!

那八十八萬兩,她瞎口說的,冇想到魏紫竟然當了真。

真是個實誠人啊!

哎,風澹淵那麼狡詐,想不到卻找了個這麼實誠的媳婦……

“這事包我身上了!”

康初五拍著胸豪氣道,抓著紙就去找筆墨紙硯。

蘇念低聲道:“三成利潤,會不會太多了?”

魏紫眼簾微垂,靠近蘇念:“我算過賬了,隻要火器能做出來,這筆生意我們穩賺不賠。”

蘇念又問:“那如果康大當家做不出來呢?”

魏紫回得高深莫測:“她一定會做出來的。”

有錢能使鬼推磨,況且在商言商,契約書上可寫明瞭火器製作成功後,三成利潤的約定纔是十年內有效。

*

康初五速度很快,等回來的時候,不僅把字簽好了,連帶造火器需要的材料也列了一堆。

“這些風澹……風帥有嗎?冇有的話,我得先費心找找。”康初五說。

魏紫細細看了一遍紙上所列材料,確認上次從古墓中帶回的金屬裡,這些都是有的,便拿著清單去找風澹淵要東西要人。

不湊巧,風澹淵在和白將軍、藺軍師他們商議要事,她隻能又折回康初五住處。

左右這事肯定是要做了,魏紫便向康初五討教如今製作火器的技術。

尤其是子彈。

畢竟現在她的手槍裡,可是一發子彈都冇了。

隻是,這難住了康初五:“子彈長啥樣?用啥材料?大小多少?”

魏紫也被難住了:她能把子彈畫出來,也可以根據槍膛計算出大小,但材料就不清楚了。而子彈的材料尤為重要,一旦出現偏差就容易炸膛。

康初五問了一個比較戳心的問題:“那子彈射出後,你冇有再拿回來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