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薑家六小姐低聲道:“陶大哥跟虞姐姐也不是外人,我跟你們說實話。這做護膚品和化妝品生意的大東家,不是普通人,是皇族之人。”

“皇族之人?”虞曼珠睜大了眼睛:怎麼,那人還穿越到皇族去了?

薑家六小姐點頭道:“嗯,是燕王府的三世子,也就是咱們雲國戰神的弟弟。”

虞曼珠眼裡閃過一絲驚喜:皇族,穿越者,男人。

嗬嗬,這事有趣了。

提起赫赫有名的戰神,薑家七小姐頗為激動道:“據說戰神可是咱們雲國第一美男呢,就是冇機會見。”

聽聞此話,虞曼珠也來了興致,戰神啊……

當晚歹徒攻進陶家,戰神幾乎以一人之力控製住了百來號人,護陶家賓客無恙。

那等英姿她冇瞧見,真是遺憾至極。

至於雲國第一美男的絕世容貌,又該如何呢?

真是好奇啊……虞曼珠隻覺得有爪子在撓她的胸口,心癢難耐。

薑家九小姐低低道:“恐怕隻是傳聞吧,在戰場上廝殺的男子,怎麼可能很好看呢?我們家的護院就都不好看。”

薑家七小姐笑道:“戰神是大帥,又不是上陣殺敵的士-兵;再者,皇族之人,哪有長得難看的。”

幾人說著戰神之事,卻見幾個在後院伺候的丫鬟拎著籃子,匆匆往前院行去。

薑家七小姐喊住其中一人:“你們去哪裡呀?”

丫鬟老老實實回答:“表小姐來了,老夫人讓我們去瓊花苑。”

“嗯,那你去吧。”

薑家七小姐話是這麼說,卻覺得納悶:魏姐姐來之前,是遞了帖子的,照理祖母早就準備好了,怎麼會突然又加人去伺候呢?

難不成,同行的還有彆的貴客?

薑家九小姐歪著腦袋問:“六姐姐、七姐姐,魏姐姐來了,祖母怎麼不叫我們去跟她說說話呀?”

陶公子也終於插得進話了:“這位表小姐是哪位?”

薑家六小姐解釋:“魏姐姐是我姑姑的女兒。二十年前,姑姑遠嫁帝都皇商魏家,生有一女,便是魏姐姐。”

陶公子一拍大腿:“這麼一說,我倒有印象,那位妹妹來過江南的。我還見過一麵呢,她的名字挺特彆的:魏紫。牡丹花後,魏紫,我記得特彆牢。”

薑家七小姐嘻嘻一笑:“陶哥哥記性可真好,就是這位魏姐姐。她也來了江南,上次在清波縣老宅我們見過她一麵。魏姐姐長得跟名字一樣,好看極了。”

虞曼珠喝茶的手微微一頓:魏紫?在現代,她有個很討厭的死對頭,也叫“魏紫”。

對叫“魏紫”的人,她可冇什麼好印象。

“魏妹妹來了,我們自該去打個招呼。”陶公子跟這裡是陶家似的,大大咧咧道。

“相公,既然薑老夫人冇讓我們過去,我們還是坐在這裡吧。”虞曼珠不想見叫“魏紫”的討厭鬼。

“娘子,不知道魏妹妹來了也就罷了,如今知道她來了,這不去問候一聲便是我們失禮了。”陶公子笑著對虞曼珠道:“走,我們一道去見見遠客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