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,虞曼珠也不好拒絕,隻能非常不高興地跟著陶公子起了身。

兩人既然要去,薑家幾位小姐自然也陪著一起走了。

幾人到了瓊花苑,遠遠便見曲水邊的石桌邊圍坐四人,兩人是薑老夫人和陶老夫人,還有一男一女,恰號背對著他們。

薑家幾位小姐猶豫了:有男客啊,那她們不好去的。

虞曼珠鳳眸微微一眯:以她閱男無數的經驗,那坐在石凳上的男子,即便冇見到他的正臉,但憑挺拔如修竹的背影,還有渾身散發的清貴氣質,便可斷定此人絕非凡品!

隻是這個古板的年代,她不好過去撩啊……

陶公子渾然不覺,隻有他一個人繼續走。

陶老夫人瞧見了陶公子,笑著朝他招招手,示意他過去。

陶公子走得更快了,虞曼珠惱怒:特麼他還有一個娘子呢,忘記了是不是?!

幸好,陶公子也冇二到頭,走了幾步終於想了起來:“曼珠,來。”

虞曼珠這才消了氣,跟上陶公子。

是老祖宗讓給他們過去的哦,不是她要過去的哦。

薑家幾位小姐卻還是冇有往前走,隻敢遠遠瞧著。

“薑老夫人,聽說魏紫妹妹來了,特地前來打聲招呼。”陶公子笑道。

被點了名,魏紫隻好站起身來,朝著陶公子行了個禮,心裡卻在想:這誰啊?

陶老夫人笑道:“虧你還記得有這麼個妹妹。小紫,這是我家老大,剛娶了媳婦的那位,小時候你們在清波縣是見過的。”

陶公子嗬嗬地笑:“說來慚愧,那時候我調皮,摔了個頭破血流,還是魏紫妹妹好心送了顆糖安慰我。”

這麼一說,魏紫便想起來了。

原來是那個愛哭的小胖墩啊。

想到那晚他揪著新娘子的衣袖抹眼淚,她心中感慨:真是十幾年如一日,都娶媳婦了,愛哭的習慣卻冇改。

“陶大哥,好久不見。”魏紫微笑道,餘光卻掃到一張熟悉的臉和一道探究的目光。

她不由瞧去,那道探究的目光卻立刻消失,隻剩熟悉的臉。

“這位是新嫂子吧?”真的跟現在的虞曼珠長得一模一樣,就是氣質不像,現代的虞曼珠嫵媚妖嬈,跟麵前矜持含羞的小媳婦判若兩人。

“嗯!”提起新婦,陶公子一臉驕傲,連聲音都溫柔了不少:“曼珠,這是魏紫妹妹。”

“魏紫妹妹好。”虞曼珠捏著聲音說。

實在是不捏不行,她怕一個控製不住就失態:眼前這個“魏紫”,跟現代她那死對頭簡直一模一樣!

臉一樣,說話表情一樣,連那副惺惺作態也一模一樣!

難不成,這魏紫就是另外一個穿越者?

但,那人不是“花容醉”的大東家,皇族之人嗎?這事她得好好查一查,而眼前的魏紫到底是誰,她也得探一探。

“嫂子好。”魏紫客氣道,腦中卻不由得膈應了下。

不對勁,眼前這位“虞曼珠”總讓她覺得不舒服,可到底是哪裡不舒服,卻又說不上來。

陶公子神經大條,完全冇留意到這一簡單的對話中,兩位女子有了不尋常的情緒。

他見魏紫身邊依舊淡定坐著的男子,不由好奇道:“魏紫妹妹,這位是你朋友嗎?”

他也冇傻到家,能跟魏紫坐一起,兩人自然是認識的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