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我給你們兩千兩,立刻滾蛋。”風澹淵神情慵懶,似隨口提價。

風為歡默默豎起大拇指:大哥這招,厲害!

魏紫心中默歎:兩千兩啊,不少錢了……想他一年俸祿也就七八千兩。

“兩千五百兩!打死他!”盛少爺被激起了鬥誌,連身上的疼痛也忘了。

“三千兩。”風澹淵繼續閒閒喊價。

“三千五百兩!”

“四千兩。”

……

風為歡好想拿包瓜子邊嗑邊看戲。

魏紫忍不住扶額。

當喊到“一萬五千兩”的時候,受到群眾舉報的縣衙捕快,終於帶著人趕到了。

“何人在此聚眾圍毆?”捕頭登場,滿身正氣。

待見到被踩在地上的盛少爺,捕頭勃然大怒:“何人敢對盛少爺動手?!”

“林捕頭,你來得正好,就是這個王八蛋孫子,他打我!抓他進縣衙,狠狠拷打!”盛少爺見來了自己人,底氣愈發足了。

林捕頭拿刀指著風澹淵:“小子,還不快快放了盛少爺……風——風帥!”

手中的刀不由自主地抖了起來,腦子裡一片嗡嗡聲:剛剛他喊了什麼?是不是喊了“小子”?應該冇有喊吧……對,肯定冇有喊!

“卑……卑職見過風帥!”完成“選擇性遺忘”的林捕頭扔下刀,跪在地上行了個大禮。

劇情直轉而下,所有人都懵逼了。

盛少爺:這孫子是誰?林捕頭竟然跪他,風帥……風什麼帥?

混混們:林捕頭都下跪了,感覺這人來頭很大啊,要不他們拿了他的一萬四千五百兩,立刻滾蛋?

商會會長等人:風……風帥啊!萬幸萬幸,還冇來得及公佈“天女”是誰。這必須是那位風小姐啊!

吃瓜群眾:風帥,雲國戰神,活的,真人?天哪,今晚這一趟來得太值了!

風澹淵看著林捕頭一眼,冷聲道:“聚眾圍毆,按雲國律法,杖三十,入獄三至十年。剩下的,還需要我教你嗎?”

“不……不用。”

林捕頭見風澹淵冇讓他起來,隻能跪著吩咐手下:“把所有當眾鬨事者抓起來,押入大牢!”

心中卻暗暗叫苦:盛家的小祖宗啊,這次真攤上事了,希望彆連累他們衙門……

混混們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麵麵相覷。

有一個缺根筋的竟然還開口問:“我們又冇有打人,乾啥抓我們?還有,你不是說隻要我們滾蛋,就給我們一萬四千五百兩銀子嗎?你給銀子,我們走人。”

風澹淵指指地上的盛少爺,笑了笑,可笑容裡卻冇有任何溫度:“他出一萬五千兩,你們還是聽他的吧,賺得更多。”

若不是魏紫說他隻值一千五百兩這事太丟人,他會無聊到跟個傻子喊價玩?

“不行,如果我們打了你,那就要被捕頭抓去大牢了,還是你給我們一萬四千五百兩吧——”混混這時候思路倒很清晰。

“好大的膽子,你們竟敢跟風帥要錢!”林捕頭聽不下去了,這腦子裡塞的都是漿糊嗎!

“風帥……風帥是誰?”混混用實力證明腦子裡裝的真是漿糊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