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雲國七十萬大軍統帥,風帥!”林捕頭好想一拳打暈這個白癡。

這下不僅是混混們,連盛少爺也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了。

“風……風帥——饒命啊!”混混們撲通撲通、一個個跪在地上磕頭求饒。

“風帥……”盛少爺嘴巴動了動,一肚子求饒的話,卻是一句都說不出了,腦子裡隻有一個念頭:要不要用頭撞地暈過去算了?可要是太過用力,會不會撞傻啊……

風澹淵嫌吵,吩咐林捕頭:“都帶走。告訴錢泰少,讓他在衙門等著。”

“是,卑職遵命!”

林捕頭趕緊起身,將一眾混混以及捅破了天的盛少爺帶走。

閒雜人等走了,風澹淵將目光落在商會會長身上:“這結果是不是還冇公佈?”

商會會長一個激靈,先給風澹淵行了個大禮,然後挺直脊梁,非常公正地宣佈:“咱們‘乞巧宴’的‘天女’就是這位風小姐。”

風為歡在一眾人的掌聲中,迤迤然上了台。

商會會長親自把獎品裝進精緻的箱子裡,遞到了風為歡的麵前。

風為歡十分淑女地微微一笑:“此次參加‘乞巧宴’,我也隻是一時興起罷了。”

她偏過頭,問風澹淵:“大哥,將這獎品折成銀子,給吳縣學堂裡的孩子們添些筆墨紙硯和書本,可好?”

風澹淵點頭,非常配合地回:“如此甚好。”

商會會長怎還會不明白風為歡的身份,當即吹起彩虹屁:“郡主大義,我們先替學堂的孩子們謝謝風帥和郡主了!兩位放心,此事我們一定辦得妥妥噹噹。”

風為歡朝商會會長頷首,儘顯一國郡主的高貴氣派:“那就有勞會長和諸位了。”

說罷,又迤迤然下了台。

百姓紛紛誇讚:

“郡主高義啊!”

“郡主真乃風帥妹妹,人美心又善!”

該抓的人被抓走了,這“乞巧宴”也結束了,幾人便準備離開。

魏紫被風為歡牽著手,不禁皺了眉頭:“為歡,你冇事吧?”快把她手都捏斷了。

風為歡一副心痛的表情:“我就說,當這個郡主真是一點好處都冇有!”

高義個錘子!

人美心又善頂個屁用!

大哥是一國之帥,身為他的妹妹,怎麼可以有“跟百姓爭珠寶首飾”的人設?這是打她大哥的臉,也是打整個皇族的臉啊!

在這種情況下,除了做一個完美的郡主,她彆無選擇。

但是,真的好多好多錢啊,她現在一窮二白,心好疼啊……

風澹淵很自然地將魏紫從風為歡的手裡扯了出來,閒閒說了一句:“我有提你是郡主的事嗎?”

風為歡一愣,仔細回想了下:好像是冇有……不,確定冇有啊!

刹那,她臉上的表情愈發悲痛了:她姥姥的,她為什麼責任感要這麼強!!!

魏紫看不下去了,趕緊安慰風為歡:“外祖母送了我不少好玩意,你跟我去軍營,喜歡什麼儘管挑。”

風為歡十分感動,把心裡話說了出來:“大嫂,還是你好。”

魏紫:“……”

這個稱呼,真不合適……

風澹淵看了眼風為歡,目光倒是很讚同。這個稱呼,他是喜歡的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