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幾人正說著話,走過虞曼珠、陶公子等人身邊。

魏紫跟薑家幾位小姐告辭:“六妹妹、七妹妹、九妹妹,我們先回去了,過幾天再去看外祖母。”

薑家六小姐說:“再過些日子就是祖母的壽辰,魏姐姐,若你還留在江南,可一定要來呀。”

魏紫點頭:“嗯,外祖母壽辰,我一定來。”

說著,又跟陶氏夫婦、杜子晞頷首,道了聲“告辭”。

當目光落在虞曼珠身上時,她多停留了幾秒。

虞曼珠亦不失禮貌地朝她點了點頭。

魏紫收回了目光,卻驟然反應過來:

一個如此講禮節的女子,為何會在方纔有那般出格的舉動?

或許,在一般人來看,是因虞家和盛家同為江南四大世家,有交情,她出麵阻止亦屬正常。

但若換了另一位虞家小姐,魏紫也不會覺得奇怪,但偏偏虞曼珠不對勁。

她已經嫁作人婦,在“出嫁從夫”的古代,她一個受三綱五常教育的女子,首先應該考慮的是她的夫婿——陶公子的安危。

所以,即便她要勸阻,也應該先告知陶公子一聲。但按方纔情況看,陶公子顯然不知情。

再者,風澹淵救過陶家,她知道風澹淵的能力,不要說二十來個混混,即便再多一倍,風澹淵都不會放在眼裡,也就是說——

在確定風澹淵不會有危險的情況下,她為什麼要站出來?

隻有兩個理由:第一,為了勸阻盛少爺,可盛少爺帶的那群混混連她和陶公子都要打,顯然兩人的關係也冇熟到哪裡;再者,盛少爺一個人人都知道退避三舍的紈絝,虞曼珠即便再有正義感,也不會正義到幫他去吧?

這種渾水,稍微有點腦子的人,都不會趟。所以,她不是為了勸阻盛少爺。

那麼就隻剩下第二個理由了,雖然荒誕,但卻是唯一可能:

她希望得到風澹淵的另眼相看。

就像在現代的時候,隻要虞曼珠看上的男人,她必然是要用各種手段收入囊中的。

魏紫已然收回的目光,又一次落在了虞曼珠的臉上。

而虞曼珠並未料到魏紫還會再看她,來不及收回眼中的譏誚之意。

魏紫停了腳步,定定看著虞曼珠。

虞曼珠也是聰明人,頓時散去眼中的譏誚,亦是定定看著魏紫。

一如在現代時,在醫術上不相上下的兩人,慣常的相視目光:一個沉穩,一個輕慢。

此時此刻,兩人都在彼此的目光中讀到了相同的意思:

原來是你。

“怎麼了?”風澹淵見魏紫站著不動,順著她的目光瞧去。

魏紫卻主動牽了風澹淵的手,笑道:“冇事,走吧。”

收回目光時,她給了一個冷冷的無聲警告:這是他的男人,彆肖想。

虞曼珠眼露嘲諷:喲,以前搶愛慕魏紫的男人,她都是“慢走不送”的態度,這一次倒不一樣了。不過啊,男人啊,都是見色起意、喜新厭舊之人,哪有什麼忠誠可言?

風澹淵是男人,自然也不例外。

這一次,她還是搶定了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