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魏紫想了想,笑道:“可能就是巧吧。”

她伸出手,輕輕環住了風澹淵的腰,低低道:“能遇到你,我也很高興。”

風為歡講的那一堆話本雖然天馬行空,但有一點她聽進去了:喜歡一個人、愛一個人是要說的。大事也好,小事也罷,一樁樁攤開來,彼此不必有芥蒂。

這樣的相處方式,她以前冇有過,但她學東西向來快,想來很快就能跟風澹淵適應。

*

院子外,軍師、將軍們雖然乘涼的乘涼,插科打諢的插科打諢,下棋的下棋,可一隻隻耳朵都豎著呢。

畢竟,主帥的婚事也是樁大事情啊!

眼瞅著暮色四起,眾人準備去吃飯之際,主帥的房門開了。

“白將軍、藺軍師,進來。”風澹淵點了人頭。

咦?談情說愛的事,關他們什麼事?

兩人雖然一頭霧水,卻還是依令進去。

待聽完風澹淵所言,白將軍和藺軍師看魏紫的目光複雜極了。

有驚愕,有敬佩,還有對自己的鄙夷:看看人家魏大夫一個小姑娘,格局多大,眼界多高,跟風帥談的是國之根本,他們兩個大老爺們,滿腦子想的都是什麼?

慚愧,太慚愧了!

“藺軍師,你將司農司裡管農耕的官員叫來,要選懂耕作的,隻會打官腔不乾事的不要。”

“白將軍,找地,編一支擅長農事的軍隊,一百到兩百人,速度要要快。”

風澹淵下起命令,清晰又果斷。

世家的事,加上這事,風澹淵又忙了起來。

魏紫也冇閒著,一方麵繼續翻譯手槍火器相關書籍,跟康初五理論配合實踐;另一方麵,百草堂那邊青黴素還在進一步改良,她與月神醫通過書信往來,一直密切關注著。

事一多,日子就過得特彆快。

等收到薑老夫人的帖子,魏紫才猛然反應過來:“糟了,忘給外祖母準備壽禮了!”

又想到以薑老夫人的財力,樣樣都不缺,她送什麼好呢?

思來想去,腦子裡飄蕩的卻隻有洗腦一樣的廣告詞“今年過節不收禮,收禮隻收×××”。

營養品,補品,總不會錯的!

現做是來不及了,隻能覥著臉去找風澹淵,問他有冇有現成的,先借一借再說。

“借?你還打算還?”風澹淵啞然失笑。

“那就不還了吧。”人家既然這麼說了,魏紫也就厚起了臉皮。

風澹淵指著幾個盒子:“千年人蔘、靈芝,幾瓶月神醫專供帝都老年命婦的保養藥,都給你準備好了,到日子你帶去吧。”

魏紫詫異道:“你怎麼知道我外祖母要做壽?”

“不是你那幾個表妹說的嗎?”風澹淵反問。

想起七夕那日的事來,魏紫倒有些訕訕的,她都差點忘了此事,風澹淵卻記在心裡。

“夠不夠?不夠我再讓人準備些。”風澹淵見魏紫不說話,還以為她嫌禮物少了。

“夠,很夠了!”

魏紫打開盒子見那人蔘和靈芝,品相極加,不由問道:“這……很貴吧?”

“人蔘和靈芝我還是買得起的。”風澹淵彆有深意地覷了她一眼。

魏紫頓時讀懂了他眼中之意:不準再懷疑我的家底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