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彆說懶得回,風澹淵連看他一眼都懶得看。

魏老爺聽聞動靜,大步而出:“吵吵嚷嚷做什麼?魏紫,你又想如何?魏家讓你折騰成這番光景,我不動用家法,已經是看在你死去母親的份上……”

眼光瞥見魏紫身後的高挺男子,魏老爺的話戛然而止,眼中滿是不可置信。

“大……大世子——”

魏緋有些茫然地看著魏老爺,魏元青和魏萱卻已反應過來:這個帝都能讓人尊一聲“大世子”的,除了戰神風澹淵,還有誰呢?

魏萱麵色發白,魏元青雙腿發軟,差點跪在地上,他們竟然在他麵前造次……

隻是,他為什麼會跟魏紫在一起呢?

明明那一晚之後,他就完全冇過問魏紫這個人,一手不管此事態度。

風澹淵似笑非笑:“話說一半,繼續說。”

魏老爺滿頭是汗,後麵的話怎麼還敢說下去。

風澹淵眼神犀利,厲喝一聲:“說!”

魏老爺剛要張口,魏緋已經衝口而出:“大世子又如何?你這人好不講理!又打我哥,又吼我爹,天子腳下,你這是仗勢欺人!”

魏萱趕緊拉了拉魏緋的袖子。

魏老爺低聲道:“住口。”

魏緋脖子挺得筆直:“我冇講錯!”

風澹淵冷笑,這是跟他講(jia

g)道理?

紅唇一啟,陰沉的話懶懶而出:“你是什麼東西,也配跟我**理?仗勢欺人?就這?了了今日之事,我會讓魏家好好瞭解下‘仗勢欺人’四個字究竟是何意!”

魏老爺嚇得心跳減半,趕緊道:“大世子,小女年幼無知,您大人有大量,彆跟她一般見識。”

又趕緊岔開話題:“不知大世子今日前來,所謂何事?”

風澹淵冷哼一聲,目光落在魏紫身上:“繞這麼一圈,終於繞回到正題上了。乾正事吧。”

屋裡的人再傻也都明白,今日風澹淵是給魏紫撐腰來了。

魏紫也頗為無語,她說的話是放屁,風澹淵站那裡就是道理?權勢啊,真是一個好東西!

“今日前來,為的是三樁事。第一樁事,我想見夫人,問她幾個問題。”

魏家的人再也冇人敢開口說“不”字。

不要說魏莊氏隻是臥床修養,就算快要死了,風澹淵要見她,她還是得乖乖出來相見。

一行人來到了魏莊氏的住處。

早有下人稟報,魏莊氏隻好梳妝打扮,頂著一張蒼白的臉來見風澹淵和魏紫。

“大世子,不知找妾身所謂何事?”

聽聞風澹淵來了,魏莊氏立即想起陳嫂帶的話:“我的孩子,也敢動手?給你主子一句話:誰給她的熊心豹子膽!”

魏莊氏心思再沉,也是七上八下,很是惶恐。

除了和魏紫陰差陽錯的一晚,風澹淵在雲朝就是一個高不可攀的神話,戰功赫赫不假,自幼由皇帝帶大,他是皇帝最為信任之人。

可以說,在這世上,第一個不能得罪的如果是皇帝,那第二個便是風澹淵。

趁魏紫生產,害死她母子二人,是她大意了。不管怎麼說,這孩子終究有風澹淵的骨血,由她動手確實不合適。

風澹淵施施然在客廳落座,睇了魏莊氏一眼:“你倒提醒我了。我找你的事,等會再說。”

“你先說。”這句話,自然是對魏紫講的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