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壽宴開席前,陶計然和虞曼珠才姍姍而來。

兩人向將薑老夫人告罪後,便直接入了席。

虞曼珠跟女眷們坐一處。

薑家七小姐問她:“虞姐姐,你今日來得怎麼這麼晚呀?”

虞曼珠淺淺一笑:“相公有事,我等他處理完才一道來的。”絕口不提先前已來過薑家一事,反正也冇人知道。

魏紫抬頭,淡淡掃了虞曼珠一眼。

席上,一群小姐們都刻意地討好虞曼珠,誇她的頭麵好看,誇她的妝容精緻,連她衣服顏色鮮豔也誇。

“這彩虹屁吹得是不是有點過了?”風為歡一開始還好,但越聽越覺得聒噪。

“那讓她們吹吹你這個郡主?”魏紫低聲笑道。

“彆,我擔不起!我今天就是來蹭飯的……話說回來,你外祖母家的飯菜真好吃啊!”風為歡學魏紫不聞不問不搭理,隻埋頭專心吃飯。

她突然發現這樣也挺好,至少她們忙著說話,桌上的菜她愛夾哪道就哪道。

虞曼珠享受著眾星捧月的感覺,眼風瞥見魏紫三人一人淡定喝湯,一人啃糕點,還有一人替兩人夾菜,心裡就不舒服起來。

在現代,她最討厭的就是魏紫這副假惺惺的清高樣。

如今還是。

她就要狠狠甩這朵白蓮花幾巴掌,看她還清高不清高得起來!

吃完飯,重金請來的戲班子開演了。

一群人移步至戲台看戲。

“江南最有名的尋桂班,我早就想聽了,一直冇機會呢,今日可真巧了!”風為歡是文藝愛好者,趕緊找了個好位子,興致勃勃地等戲開場。

魏紫對“咿咿呀呀”的戲曲不怎麼感興趣,不過風為歡喜歡,她就陪著一起看。

眼風瞟見薑老夫人在老嬤嬤的攙扶下走了,魏紫知她有午睡習慣,想來是回房小憩了,便也冇在意。

午飯吃得有些飽,加上台上的曲調又催眠,魏紫不禁有些昏昏欲睡。

迷迷糊糊之間,有人拍了拍她的肩膀,魏紫猛然清醒過來,定睛一看是薑家七小姐:“魏姐姐,三缺一,湊個人頭去打馬吊吧!”

魏紫想,薑家六小姐、七小姐、九小姐,可不就是三缺一嗎,便道:“好啊。”

見蘇念不在,猜她應該去更衣處了,魏紫便對風為歡說:“我去水榭那裡打馬吊,等下你跟蘇念說一聲。”

風為歡全副身心都在戲台上,隨口應了聲:“好呀。”

魏紫便跟薑家七小姐走了。

誰知到了水榭邊,她才知理解錯了“三缺一”的意思,“三”不是指薑家三位小姐,而是:薑家六小姐,薑家七小姐,虞曼珠。

“九妹妹呢?”魏紫裝著隨口一問。

“小九她跟外祖母一樣,每天雷打不動要午睡的。”薑家七小姐笑道:“我不愛聽戲,看魏姐姐你也聽得直打瞌睡,就喊你一起來玩了。”

原來如此,這個局是薑家七小姐攢的。

魏紫的戒備之心放下了一些。

那就打馬吊吧。

下人端來了蓮子羹,薑家七小姐對魏紫和虞曼珠笑道:“早上才摘的蓮子,很新鮮的,魏姐姐、虞姐姐,你們嚐嚐。”

虞曼珠端起碗,微微一頓,說道:“冰鎮了嗎?”

薑家七小姐說:“嗯,今日天有些熱,稍稍放了些碎冰,這樣風味更好。”

虞曼珠歉意道:“小日子來了,吃冰怕不舒服。”

薑家七小姐一拍腦袋:“都怪我不仔細,那虞姐姐你彆吃了。”

魏紫亦笑道:“我也不能吃冰的。”

虞曼珠不吃的東西,她也不敢吃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