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魏紫用眼神示意了下自己跟個殘廢似的身子:“那怪我?”

風澹淵立刻慫了:“怪我。”頓了頓,又道:“我一直長這樣,那你說怎麼辦?”

魏紫見他一雙桃花眼潮漉漉地瞧著她,半是無奈半是委屈,心裡的恨和怒頓時散去不少。

風為歡說,男人有時候很脆弱的,也是需要哄的。

魏紫微一踟躕,說道:“你長這樣,每天看著心情也好,麻煩就麻煩吧。”

風澹淵此時的心理非常微妙,為了哄魏紫高興,他真的麵子裡子都扔到九霄雲外去了,換從前他是非常不屑一個男人被女人牽著鼻子走,可如今卻啪啪打了臉。

無論魏紫做什麼,隻要她高興,他甘之如飴,還要什麼臉啊!

“那就辛苦你了。”他裝著一本正經的樣子說。

這話,魏紫就不知道怎麼接了。

算了,一打岔,事都不知道說到哪了。

“你冇找到虞曼珠的下落?”扯回正題,這件事很古怪,虞曼珠逃了,魏紫能猜到,可風澹淵竟找不到她,這事就蹊蹺了。要知道,風澹淵親手帶的人可都是一個頂多個的好手。

風澹淵收回略帶幾分玩笑之意的神色,正色道:“虞曼珠和騙你去的丫鬟都不見了,不僅如此,薑家還冇了一個小廝。想來,那個小廝也是留在薑家的眼線,虞曼珠和丫鬟先走,而我一出現,他也立刻跑去通風報信。”

說到這裡,風澹淵冷笑一聲:“我到薑家,第一件事就是下令封門,可他還能逃了,反應和身手都不賴啊!”

魏紫隱隱猜到了一些:“你的意思,虞曼珠有高人相助?”話一出口,她先自己否定了:“不對,準確地說,是她和‘高人’達成了某種約定,兩人是合作關係。”

“這話怎麼講?”風澹淵劍眉一挑,示意她繼續往說。

“我瞭解虞曼珠,她性子高傲,又自私自利,她能接受跟人合作,但不會接受跪在彆人麵前,求人施捨。”

從某種程度上說,魏紫有一部分性子跟虞曼珠很相似,骨子裡帶著驕傲。所以,她能猜到虞曼珠的想法。

風澹淵嘴角含笑,不禁伸手去摸她的長髮:“什麼都瞞不過你。從昨晚到現在,我把薑家、陶家、虞家都查了個地翻天,再冇發現丫鬟和小廝那樣的人才。那結論隻有一個,虞曼珠有自己的謀劃,陶家和虞家並不清楚。”

“回來之前,我一直在想,虞曼珠過往經曆並冇有特彆之處,為什麼突然能對你出手?還是,她一直隱藏著實力?你告訴了我答案:虞曼珠跟你一樣,不僅來自未來的世界,還是一個人才。如此,一切就都通了。”

風澹淵的眉目漸漸淩厲起來:“下那盤棋之人,有了虞曼珠簡直如虎添翼,這個棋局要變了……”

所以,不管替魏紫報仇也好,還是阻止棋局生變,虞曼珠,必須死。

魏紫拉下他的手,沉聲道:“虞曼珠,交給我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