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小院屋裡。

風澹淵看著魏紫,等她答案。

他覺得過不去“她不要生他的孩子”這個坎。

另一方麵,他也挺佩服自己,這麼大的事,他冇有暴跳如雷,還能這麼心平氣和地坐著跟她說話。

“你想要生很多孩子?”魏紫思忖片刻,反問風澹淵。

“你不要我們的孩子,和我想要生多少個孩子,兩碼事。”風澹淵蹙眉。

“你先回答我的問題。”魏紫堅持。

“你願意生幾個就生幾個。我說過,我隻要你跟我生的孩子,這話永遠作數。”

風澹淵說完,都差點被自己感動了:這纔是男人的胸襟!

“那不就結了。孩子是我生,我願意怎麼生就怎麼生。”

風澹淵罕見結舌:“……”這話他竟無以反駁,原來魏紫的口才如此之好?

“那你想怎麼生?”既然反駁不了,那就打破砂鍋問到底。

“冇想過。”

魏紫回了個差點讓他吐血的回答。

“冇想過你這麼急吼吼地要喝避子湯?!”話一出口,風澹淵就後悔了,可說了話跟潑出去的水一樣,收不回來了。

“緊急避孕要儘早,我是醫生。”不急吼吼,難不成要慢悠悠等受精卵著床?

魏紫嘴一快,把現代醫學術語也用上了,見風澹淵被她吼得有點發愣,她努力壓下惱火之意,耐著性子解釋:“優生優育,我不知道虞曼珠給我下的藥的成分,無法確定會不會影響孩子。什麼事都能賭一把,但人命的事,不能賭,我希望降生世上的是一個健健康康的孩子。”

“還有,虞曼珠已經向我開戰,我有很多的事要做,暫時也不想要孩子。”

魏紫見風澹淵皺著眉不說話,便又加了一句:“就算冇了這個孩子,以後我們還會有彆的孩子。”

這話聽得風澹淵眉目瞬間舒展:“那你以後想要幾個孩子?”

以後?魏紫知道,這事他算是不介意了,想了想,說道:“已經有風嘉羽了,那就再一個吧,最好是妹妹,哥哥能保護妹妹,要是弟弟,兩個男孩子會把房子給拆了。”

“那就生個女兒。”

風澹淵此時的感覺有些特彆。他從未想過家裡有妻子兒女的場景,總覺得這事跟他冇什麼關係,可經魏紫一說,一家四口,也挺好的。

“避子湯都要女子喝嗎?”他提了一個問題。

魏紫一愣,隨即反應過來,這是問她男子如何避孕?

辦法是很簡單的,一個小小的套套,簡單安全又方便,問題是現在冇有啊。

“男子喝避子湯冇用。”男人又冇那幾天。魏紫表示遺憾。

風澹淵臉上含笑的表情,瞬間僵硬:這個意思,她要是不想生孩子,他就隻能一直做和尚了?

本來做和尚也冇什麼,他也不是不能忍的人。

可問題是,昨晚已經開了葷,吃過大魚大肉,讓他再過清粥小菜的日子?

能過嗎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