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魏紫也默默鄙視自己,對著陶老夫人,她能一身正氣地說“一切以律法為準”,可類似的事情若是發生在薑家人頭上,她的想法卻跟陶老夫人一樣,希望風澹淵網開一麵。

“好,你放心,就算薑家做了比盛家更過分的事,我也絕不會趕儘殺絕。”風澹淵一口應下。

這麼簡單?魏紫簡直有些不可置信。

“這麼做,真可以嗎?會不會讓你為難?”

“為難什麼?”風澹淵用指腹擦去她眼角滲出的淚:“薑家是你的母族,薑老夫人是你的外祖母,她也是我的長輩。我若是連自己的長輩、自己的族人都護不住,你覺得還能有比這更打臉的事?”

“我就偏袒薑家了,怎麼著?難不成我不偏袒薑家,去偏袒莫名其妙的趙家、錢家、孫家?”這不腦子有病嗎。

魏紫張口結舌,風澹淵這套邏輯……簡直絕了!

隻是,她好喜歡他的這個邏輯啊!

胸中盛滿了感動,魏紫很想抱抱風澹淵。

略一遲疑,她站起身來,在風澹淵有些驚訝的眼神裡,坐到他大腿上,伸手抱住了他。

“喲,如今會使美人計了?”風澹淵嘴裡打趣,手卻很誠實地攬住了她細細的腰,調整了下姿勢,讓她坐得更舒服些。

“是啊,你可得小心些。”魏紫低頭吻了吻他的唇。

“天還冇黑呢……我是冇意見的,就是怕忙到一半你又喊餓啊……”風澹淵的桃花眼裡皆是濃濃的笑意。

魏紫吸取了早上的教訓,不往他的坑裡跳,自顧自地問:“陶家和盛家最終會如何?”

“你再親親我,我就告訴你。”

這人,現在真是毫無臉皮了。魏紫斜覷他的眼神裡帶著幾絲鄙視,然後——

低頭依言照做。

“太敷衍了……嘖!”

魏紫擰了下他腰上的肉,笑得非常之假:“現在能說了嗎?”

還給點顏色就想開染坊!

風澹淵歎氣道:“你現在是動手動上癮了?這麼做就過分了,你知道的,我下不去手動你,你這是‘恃寵而驕’啊。”

“你有意見?”魏紫長眉一挑。

“冇有,隨口說說。”

風澹淵趕緊更正態度,並回以魏紫的問題:“不會如何,就是變成普通的富戶而已,不再有官商勾結的能力罷了。不過,盛家那破事太多了,我想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都不行。”

“就這樣?”魏紫有些不相信,上次陸家的事,他可是毫不猶豫地滅了人家九族。

“想聽實話?”

魏紫點頭,果然是有內情的。

風澹淵伸出手,用修長的手指輕揉著魏紫的臉,聲音清冷:“原本,我是想滅了陶家滿門,至於盛家,除了盛德水,也都不必留了。”

魏紫一驚,脫口而出:“為什麼?”

“為什麼?”風澹淵笑了,指腹壓在魏紫的唇上:“難不成,你真覺得我是好人?我能走到這一天,靠的從來不是心慈手軟。”

“寧可錯殺一千,不可放過一個……不然啊,死的就是我。”

那時候,隻因他一時心軟放走了一個孩子,結果,整整兩萬將士死於非命。

他的十八人護衛隊,無人生還。

那些曾經一起喝酒一起作戰的同袍,一個又一個地在他麵前倒下,至死都隻有兩個字:快走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