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風澹淵灩灩桃花眼似一汪寒潭,過往那些記憶總是輕而易舉地跑出來。

魏紫微微仰著頭,怔怔看著他。

這是她剛來這個世界時,風澹淵的樣子。

如一把出鞘的刀,鋒芒淩厲,滿身煞氣,對待什麼都是漠不關心。

直到在醫館裡,他將被風老太太改動過的婚書交給她,告訴她:我們之間,你說了算。

他的身上纔有了屬於人間的溫度。

時間一長,連她也差點忘了那個言辭犀利,毫不顧忌人感受的風澹淵。

如今,她覺得風澹淵謙和有禮,可也隻是對她,對彆人,他還是那個冷麪冷心的風帥啊!

“為什麼又改變主意了……”魏紫隱隱已經知道了答案。

“因為有些人情不得不還。”風澹淵吻了吻魏紫的唇,輕聲笑道:“死罪可免,活罪難饒,陶家這層皮我還是要扒的。家裡養了那種禍患,這事過不去。至於盛家——”

“盛德水老奸巨猾,今日前來以退為進罷了,也就騙騙你這種不混官場的小白。不過,看在他一把年紀的份上,我送他這個麵子,給盛家留支血脈。”

魏紫摟著風澹淵的腰,將臉貼在他的胸口,聽他強有力的心跳,隻覺得很心安。

她無法用現代的製度來衡量這個古代,但她很清楚,風澹淵並不如他自己所說,不是個好人。

好人是什麼呢?

如果像他這樣以一己之力扛起整個國家安危的人,都不能稱之為“好人”的話,誰還有資格稱自己為“好人”呢?

“你說,我想做什麼就去做什麼,不必顧忌。那我今日也同你說——”

她抓著他的手,與他十指交扣:“你想做什麼也儘管去做,不必看我的人情。我希望你能順心,能高興,能快活。”

風澹淵低低笑了起來,越笑越大聲,魏紫覺得他胸膛都在震動。

她用另一隻手按著他的胸,隔著那一層層的肌骨,她似乎能觸摸到那顆躍動的心臟。

一顆,快活躍動的心臟。

*

因為忙碌,時間過得飛快,轉眼之間,已又是半個多月過去了。

江南四大世家,在風澹淵雷厲風行的手段之下,成了“舊時王謝堂前燕”。

虞家和楊家,與東夷和北疆勾結,抄家,滅族。

杜家和盛家,倒是冇有吃裡扒外,但盛家作孽太多,除了幾位老者和女子、十二歲以下的孩童,殺頭的殺頭、流放的流放、監禁的監禁。

至於杜家,算是四大世家裡下場最好的一個,但也被收走了三分之二的土地,又依新法按人頭收稅,跟普通富戶無異。

另外陶家,被冇收有違法往來的產業,家產縮水了一半多。

但凡有點腦子的人,都猜到朝廷開始動手清理世家和巨賈了。

一時之間,人心惶惶,兔死狐悲。

不過,“惶惶”的大都是世家和商戶。

普通百姓倒是很高興,因為官老爺親自帶人丈量土地,說是要將土地按戶分到他們手裡。

“這怎麼可能?那都是老爺們的地哩!”也不能瞎高興,百姓還是持懷疑態度的。

“看這兒?風帥的紅章,白紙黑字的公文,造不了假!”

“真的哩?”

“千真萬確!就等分土地吧。”

大多數老百姓的狂歡,頓時淹冇了極少數世家和巨賈的淒涼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