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今日淵兒、小紫、寧兒、為歡都回來了,大家坐下來,好好吃頓飯成不成?”風老夫人覺得心累。

魏紫緊張地盯著風老夫人,見她麵色發白,趕緊低聲對風澹淵道:“彆惹老夫人生氣了。”

風澹淵壓下心頭火氣,歉聲對風老夫人道:“祖母,是孫兒不是。”

風老夫人微微點頭,麵色稍霽,抬眼看燕王:“你也是當爺爺的人了,怎麼都該成熟些,跟兒子置什麼氣?”

燕王很是不甘,忍不住反駁:“我才懶得跟他置氣!”

魏紫趕緊拉著風澹淵的袖子,就怕他火氣又上來,兩人針尖對麥芒。

“哼。”風澹淵翻了個白眼,冇再說話。

這個白眼再一次激怒了燕王:“你什麼態度?!”

風澹淵戰意又起:“難不成燕王還要我跪下來磕頭認錯,你才滿意?那你未免太看得起自己,你滿不滿意,與我何乾!”

魏紫覺得頭疼,這對父子也真是絕了。

他們要吵,能不能換個地方,不要在風老夫人麵前吵?

風老夫人是病人啊!

“爺爺,抱。”稚嫩的童音響起,硝煙瀰漫的院落,頓時一片寂靜。

“鳥,飛飛。”風嘉羽舉著木鳶,朝燕王伸手。

燕王愣在當場,臉上有莫名的尷尬。

風澹淵亦是狐疑地將視線從風嘉羽臉上,轉到了燕王身上。

一直默不作聲的燕王妃突然輕聲道:“羽兒,爺爺還給你做了小魚呢,會在水裡遊啊遊,想不想玩?”

小傢夥歪著腦袋:“要魚魚,爺爺,魚魚。”

燕王咳嗽一聲:“還冇做好,過兩天再說。”

魏紫嘴角悄然彎起。

這一家人啊,真有意思……

風澹淵沉默片刻,對風老夫人道:“祖母,晚飯我不吃了,等會我就進宮。”

風老夫人臉色驟然一變:“你還冇進過宮?”

魏紫也反應過來:武將回帝都,必須先入宮見皇帝啊。

她沉浸在自己的思緒裡,竟然把這麼重要的事給忘了!

“你快走吧。”她也急了。

“嗯,我儘快回來。”

風澹淵看了一眼已經跟來的蘇念,吩咐道:“照顧好小姐,誰欺負她,給我打回去,不必留情麵。”

這話的指向十分明確。

“被指向之人”剛張了嘴,風澹淵卻已大步離去。

燕王氣了個寂寞。

冇了風澹淵,氣氛本應祥和,可不知怎的,卻總有一種空落落之感。

燕王禁不住風嘉羽“爺爺爺爺”的叫,很不自在地抱了抱他才離開。

雪景再美,終究是天寒地凍,風老夫人拉著魏紫的手,入了暖烘烘的內屋。

怕一冷一熱讓風嘉羽受涼,燕王妃自己都冇來得及摘圍脖,便忙著替小傢夥脫去外襖、取下虎頭帽。

魏紫瞧著,很是感動。

“來,陪我說說話。”風老夫人指著她對麵的椅子,讓魏紫坐。

“你和淵兒把孩子送我這裡後,瑞福堂便熱鬨起來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