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走在黑沉沉的漫長宮道上,不期然,風澹淵看到幾點光亮。

待近了,才發現是一個小宮女,正偷偷放孔明燈。

小宮女想來剛進宮不久,不認識風澹淵,也不知道在宮裡放孔明燈是要被嚴懲的事。

“放這些燈做什麼?”許是飄往天際的孔明燈看著很溫暖,許是這些孔明燈讓他想起了魏紫喜歡的煙花,風澹淵破天荒地跟小宮女聊起天來。

宮道很暗,小宮女看不清風澹淵的臉,隻覺得他身量極高,以為是宮裡的侍衛,便低著頭回:“阿爹阿孃得了鼠疫,不知有冇有好。家鄉的習俗,放孔明燈能祈福,每一盞燈代表一個心願,飄得高高的,老天爺聽見了,就會幫忙實現的。”

“我希望阿爹阿孃的病快快好起來,過年的時候,我們一家人就能一起吃團圓飯了……”小宮女的聲音聽起來有些悲傷。

換做平常,風澹淵定然是嗤之以鼻的:老天爺哪有那麼閒,天天幫人實現心願?

可今日,他卻信了小宮女的話。

“你的孔明燈不少,能否送我一盞?”他客氣地問。

“好啊。”小宮女倒是很大方,拿了一盞孔明燈遞給風澹淵。

孔明燈昏黃的光,照亮了風澹淵俊美得不似凡人的臉,小宮女圓圓的眼睛睜得大大的:老天爺,這是天上的神仙嗎?

風澹淵親手放飛了一盞孔明燈。

看著緩緩上升的燈火,他在心裡默默祈求諸天神佛:讓魏紫醒來吧,她再這麼睡下去,腦子真會睡傻的。

“謝謝。”待孔明燈成了一個小小的黃點,風澹淵才低下頭對小宮女道謝。

小宮女癡癡看著風澹淵,怎麼還說得出話來?

風澹淵也冇等她回話,徑自走了。

“去打聲招呼,說今晚的燈是我放的。”他低聲吩咐風宿。

小宮女送他一盞孔明燈,這就當他的回禮了。

*

次日,燕王上朝。

宮中鼠疫結束前,皇上便恢複了早朝,隻不過防疫是場持久戰,宮內還未完全解封,故而燕王進了兩次宮,除了紫宸殿,哪都去不得。

但今日卻不一樣,他要是不見到風澹淵和風澹寧,怕是老母親不會讓他再進燕王府大門了。

“五哥,等宮裡再太平些,澹淵和澹寧便可回去了。”皇上見燕王死活不肯走,也是一個頭兩個大。

“皇上,兩個孩子替宮裡分擔是本分,回不回去倒也無妨。隻是母親實在掛念得緊,臣隻求見他們一麵,將他們安然無恙之事回稟母親,也好讓她安心。”燕王打死不鬆口。

皇上是真的詞窮了。

換了彆人,他都不用說什麼,不見就是不見。

可麵前這人是燕王,他怎有臉擺天子的譜?

但他也實在交不出兩個“安然無恙”的侄子。

這事,能瞞天下,卻不能瞞燕王。

終究他是風澹淵的親爹。

“呂定,派人去趟蘭心宮,將三郡王請來。”皇上終於鬆口。

燕王心裡卻是“咯噔”一下:怎麼隻叫了風澹寧?怕他跟風澹淵吵起來?

都說了他是受老母親囑托來的,會不知輕重嗎?

哼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