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魏紫原本很是尷尬的,可風老夫人的手一拉住她,她的神色微微一凝,頓時所有注意力都放在了風老夫人的脈搏上。

她又抬頭細查風老夫人的麵色。

方纔隻顧著看風老夫人懟燕王和風澹淵,她冇留意風老夫人的臉色,此時才發覺異樣來:今日老夫人化了妝,不濃,卻也不淡,遮了有些黯淡的麵色。

不對勁。

風老夫人拉著魏紫歡歡喜喜地往前走。

魏紫給風澹淵打了個眼色,示意等她回來,有事要私下同他說。

風澹淵微不可見地點了點頭。

*

風老夫人出自雲氏一族。

雲國開國皇帝,跟雲氏的先祖曾是異姓兄弟,兩人一起建立了雲朝。

此後,不僅曆代皇後幾乎都出自雲氏,且雲國關乎國家命脈的國有資源,包括各種金屬礦、鹽礦等,都由雲氏經營。

若說雲氏是雲國第一富,倒也不為過。

故而風老夫人的小庫房也處處充滿了“有錢”二字。

“郭嬤嬤,我記得有幾套頭麵,是我年輕時置備的,你找出來,給小紫瞧瞧。”

“南海珍珠衣,是不是放那個箱子裡了?”

“玉臂釵、寶石戒指前些年我攢了不少,你都取出來。”

……

魏紫在江南時,薑老太太也送了她不少好東西,不過那畢竟是自己的外祖母,她收得心安理得。

在風老夫人麵前,她卻覺得很是彆扭。

可老夫人一番心意,又不能拂了,便隻好揀著不那麼貴重的選了幾件。

風老夫人眼光毒,幽幽說道:“小紫啊,你是不是還把我當外人?”

“誒?”魏紫不知這話得怎麼回。

“你都不挑最好的,就是把我當外人了。”風老夫人跟個老小孩似的,賭氣道:“不挑了,郭嬤嬤,把剛剛拿出來的那些都搬到淵兒的朱襄閣去!”

魏紫一聽,趕緊道:“我挑我挑!”

這次是真按著自己的心意選了一些。

魏紫識貨,又有品位,能讓她看上眼的,自然不是等閒之物。

當然,珍珠衣那種她還是冇選,額……過於奢華了,穿這衣服太招搖,不符合她低調的作風。

風老夫人這才滿意,拉著魏紫的手,高高興興地去吃飯。

中午的家宴,除了又病倒了的風澹夷,燕王府的主子都到齊了,連風嘉羽都坐在了特製的嬰兒椅上。

下人不好上桌,燕王妃便攬過了喂孩子吃飯的事。

魏紫見狀,忙道:“王妃,我來喂吧。”

燕王妃爭了幾句,見魏紫堅持,便把小碗、小勺子遞給了魏紫,簡單說了下小傢夥吃飯的習慣。

魏紫一一記在心裡。

雖說不是主攻婦產科,但魏紫畢竟是從醫人員,如何餵養孩子還是很清楚的。

更何況,在言笑的手機裡,也有專業的育兒書籍,她也是看過的。

因此,喂孩子吃飯她倒也不手忙腳亂。

魚肉去骨,一勺肉一勺飯,小傢夥吃得很高興。

肉糜更是張嘴就咽。

到綠葉菜就不行了。小傢夥脖子一扭,不吃。

魏紫循循善誘:“你聽過《小菠菜哭了》的故事嗎?”

小傢夥不太明白,但明顯被“故事”兩字提起了興趣。

魏紫便講起了故事:“有個小哥哥,不喜歡吃菠菜,偷偷把小菠菜扔了。小菠菜很難過,坐在路邊哭。小兔子看見了,問小菠菜:你為什麼哭啊?小菠菜說:大家都不喜歡我,我太傷心了。小兔子說:我喜歡你,我帶你回家好不好?小菠菜很高興,再也不哭了。”

小傢夥睜著一雙大眼睛,聽得很認真。

魏紫問他:“你不吃小菠菜,小菠菜也要哭的。你想小菠菜哭嗎?”

小傢夥搖搖頭,發出稚嫩的童音:“不要哭。”

魏紫微笑道:“那我們把小菠菜吃掉,好不好?”

小傢夥點了下頭,將魏紫喂的菠菜吃了下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