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燕王妃最忙碌。

身擔活躍氣氛的重任,她絞儘腦汁將菜品介紹得又美味、又營養,還兼有深厚的曆史文化內涵。

風澹寧和風為歡體恤王妃的不容易,很快加入了對話,三人組隊,惹得風老夫人哈哈大笑。

魏紫見此情形福至心靈,亦進入群聊。

她擅長美食,學識又深厚,聊這些話題信手拈來,倒讓風老夫人與燕王妃,乃至燕王刮目相看。

“王妃,小胖子在打嗝,是不是吃飽了?”冷不丁,做奶爸給孩子餵飯的風澹淵插了一句。

燕王妃一愣,才反應過來是跟她說話,趕緊起身過來瞧:“是吃飽了。”

風澹淵便將孩子丟給奶媽,讓帶下去消食了。

燕王妃終於回過味來:這是風澹淵第一次除了客套問候之外,主動跟她說話啊!

不由偏過頭去看風澹淵,卻見他已經拿起筷子吃飯,神情還是一貫的清冷孤傲。

可是,一個能體諒媳婦不易、主動攬過替孩子餵飯之事的男子,能有多孤傲呢?

燕王妃的心裡騰起些暖意,再看魏紫的時候,眼神愈發柔了幾分。

這位魏小姐,還真是不錯,讓向來桀驁、活在雲端的燕王世子終於有了人間煙火氣。

再轉念一想:果然這男人啊,得找到貼心的媳婦才能真正活明白。風澹寧那小子的婚事,她得抓緊囉!

正侃侃而談的風澹寧,冷不丁感覺到一道異樣的目光,扭頭一看,卻見燕王妃笑眯眯地看著他。

那眼神,讓他想到了即將放到火上烤的乳豬。

他不禁打了個冷戰,有些不寒而栗。

*

次日天還未亮,魏紫跟著風澹淵去了城郊。

翻了幾座山,直到中午,一行人才終於抵達目的地。

康初五非常熱情地迎接了他們。

“來就來了,還送這麼多東西,風帥真是太客氣了。”話是這麼說,拿東西的動作卻絲毫冇停下的意思。

“裡麵放的是做醫療手術器械的礦石,你的新任務。”

康初五的手停在半空,臉上笑容瞬間凝固。

“不乾!”她冇好氣地拋出兩字。

“不乾你也走不出這裡。”風澹淵涼聲揭露一個殘酷的現實:“這是雲國鑄造武器之處,除非我棄了這裡,否則你要離開隻能橫著被抬出去。”

“風澹淵你個卑鄙小人,老子宰了你!”康初五發飆了,抽刀砍過去。

手下正要攔,卻被風澹淵一個眼神製止,然後他慢悠悠地伸了伸手。

康初五隻覺一股無形大力橫亙在她與風澹淵之間,讓她手中霸道的刀再也無法動彈半分。

康初五不信邪,又往刀上注了幾分力。

風澹淵手掌橫空劈下,頓時那股無形大力宛如滔天巨浪轟然而下,康初五躲閃不及,整個人跌倒在地不說,體內氣息翻滾,喉口發甜,一口鮮血抑製不住吐了出來。

緊接著,又是第二口和第三口。

風宿臉上顯露焦灼,正要相扶,卻被魏紫搶了先。

魏紫的手剛搭上康初五的手腕,卻聽風澹淵說:“不必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