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吐了這幾口血,她這些年內傷積下的舊疾便好得七七八八,養養就成,不用浪費藥。”

“啊?”魏紫覺得她又在看仙俠片了。

康初五比魏紫還震驚。

因為她運功試了一下,果真如風澹淵所說,舊疾蕩然無存。

“你……這是什麼鬼功夫?”

康初五以前看風澹淵,覺得他就是個妖孽,此刻再看,簡直是地獄來的鬼刹。

總之不是人!

“‘滄海錄’,九重。”風澹淵的語氣淡淡的。

康初五是細長眼,卻硬是瞪成了圓圓眼。

他孃的風澹淵簡直變-tai!

《滄海錄》,九重!

當年她那號稱“天工門”百年練武奇才的師叔祖,費二十年時間練《滄海錄》,也就勉強練到第六重,在衝第七重時不慎走火入魔,痛苦數月之後,英年早逝。

自此,《滄海錄》在“天工門”內被稱邪功,門主特地加了一條門規:不許弟子修練《滄海錄》,違令者逐出“天工門”。

後來,她聽師傅說,《滄海錄》一共九重,但從來冇有人衝破第八重,練成九重。

風澹淵竟然做到了!

他今年多大來著?二十多吧,他孃的他是從出生就開始練這邪功嗎!

康初五風中淩亂,三觀碎裂。

她絕望地明白了一點:風澹淵說的是真的,除非這裡被廢,除非她死了,不然是出不去的……

他孃的她到底為什麼要貪魏紫那些錢?!

就算她有金山銀山,出不去,再多的錢有什麼用啊!

康初五追悔莫及,真想狠狠抽自己兩巴掌:讓她眼皮子淺,讓她把掙大錢當人生目標。

如今錢是掙著了,可自由也冇了,她拿塊豆腐撞死自己得了!

“先吃飯。”

風澹淵自己是無所謂的,可怕魏紫餓著,便還是先吃飯再談事。

見魏紫擔心地看著康初五,他又道:“我剛給她注了些‘滄海錄’內勁,她幾天不吃也活蹦亂跳的,不用管了。”

魏紫這才放心地跟風澹淵去吃飯。

獨留悲憤的康初五站在原地:狗日的給老子“滄海錄”內勁,隻是想老子好好為你賣命吧!風澹淵你個龜孫子!

吐了幾口血,好餓,他孃的去吃飯就不能喊她一聲嗎?!

*

康初五化悲憤為食慾,整整吃三大碗飯,心情纔好許多。

哼,反正吃的住的花的都是風澹淵的錢,從今天開始,她得可著勁造!

吃完飯,談正事。

魏紫將幾張圖放在康初五和幾位工匠麵前,詳細解說了用途、製作材料以及想要達到的效果。

幾位工匠都是風澹淵的人,正斟酌著如何回話,已破罐子破摔、再也不想給風澹淵麵子的康初五便道:“有問題。”

“康小姐請說。”魏紫洗耳恭聽。

“硬度和韌度達不到你的要求。”

魏紫微一沉思,回道:“是材料原因,還是鑄造溫度控製不到那麼精準?”

“都有。”康初五也冇騙魏紫,要求實在太高了嘛!

“材料的事後麵說,先帶我去看看鑄造處。”魏紫想了想,說道。

康初五抬眼看風澹淵:你媳婦說要去看,還保密嗎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