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非常時刻,果個腹罷了——”

“你是大夫更應該保重身體,好好吃飯!這個道理你比我更懂纔是。”風澹甯越說越生氣。

魏紫喟然:“在這裡,大部分人都吃不飽,我能有碗陽春麪吃已經不錯。”

風澹寧抿了抿唇,說道:“這裡的人並不是你的責任。”

魏紫苦笑一聲:“我知道啊。可既然插手了這件事,便冇有半途而廢的道理。你的好意我心領了,但於我而言,除了結束帝都的鼠疫、穩定局麵,其餘一切暫時都不重要。”

頓了頓,她輕聲道:“他在前線,我得讓他冇有後顧之憂。”

風澹寧愣在當場。

從記事開始,他的大哥便是蓋世英雄,是叱吒風雲的雲國統帥。

大哥那麼厲害,以一人之力護佑整個雲國的四域安定。

可看似無堅不摧的大哥,終究不是神。

風光無限的背後,他步步艱險。

在往前衝的時候,他也希望有人給他守住後方。

風澹寧腦中一片清明,心裡湧起絲絲縷縷的難過。

那些心思,他向來藏得很好,可此刻卻明瞭:不應該藏的,而是應該徹頭徹尾捨棄纔是。

大哥可以用命救魏紫,而魏紫亦知曉大哥的每一個難處,竭儘全力去幫他、護他。

他們心意相通。

而他,冇有任何機會。

“怎麼了?”魏紫見風澹寧沉默,不由開口相問。

“冇什麼……”風澹寧強打起笑臉:“隻是覺得慚愧。身為風家子孫,我應該做得更多。”

“魏姐姐、三哥!”

風為歡在遠處朝兩人用力揮手。

魏紫趕緊過去,風澹寧亦收起所有心思跟上。

“魏姐姐,吃飯!”風為歡讓下人將一個大大的食盒交給蘇念。

見風澹寧皺眉,她解釋道:“魏姐姐一忙起來就不好好吃飯,快過年了了,我閒著也閒著,以後督促魏姐姐吃飯的事就包我身上了!”

又道:“不單單是魏姐姐一人,太醫們的夥食我也全都包了!”

語氣很是豪情萬丈、不容拒絕。

魏紫笑著接受:“多謝為歡。”

心裡卻盤算著,等這一批疫苗做出來,得讓風為歡也打了,她若是一直來,很不安全。

改善夥食之事,讓辛苦操勞的太醫們很是感動,也讓府尹劉大人很是迷惑:魏太醫跟燕王府的郡主郡王關係很好呢。

趁燕王府小郡主整理東西的時候,劉大人裝著不經意地湊過去,旁敲側擊打探魏紫跟燕王府關係到底有多深厚。

風為歡多機靈啊,一眼就看穿了劉大人的小心機。

“您是想問,為什麼我要特地來給魏太醫送飯?”風為歡笑得露出兩顆小虎牙,一臉純真。

“是有那麼一點點的好奇。”劉大人見小郡主如此直接,便也坦白承認。

“魏姐姐是我大嫂啊,我給我大嫂送飯不奇怪呀。”風為歡笑嘻嘻地回。

“誒?”劉大人的腦子冇有轉過彎來:大嫂?冇聽說燕王府世子成親了啊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