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皇上賜了婚,府裡都準備婚事了,可大哥出征了,魏姐姐要治鼠疫,這事便隻能往後延了……”

風為歡喟歎一聲,緊接著重點強調:“雖然魏姐姐跟大哥還冇成親,但在燕王府上上下下的心裡,魏姐姐就是世子妃,我也早就將她當做大嫂了的。”

風為歡說得一派天真又爛漫,劉大人聽得那是驚心又動魄。

這些年他找了多少機會抱風澹淵的大腿啊!

皇天不負有心人,終於,讓他逮著機會了!

以前他把魏紫當太醫令,從現在開始,她就是他祖宗!

他得把她當菩薩一樣供著。

他就不信了,這樣還抱不上風澹淵那隻全雲國最粗壯——哦,第二粗壯的大腿!

風為歡見劉大人一臉抑製不住的激動,心下瞭然:幫魏姐姐找跟班的效果達到了。

這位劉大人,一定要抓住這個機會,好好輔佐我大嫂哦!

風為歡頗為滿意地走了。

*

有吃、有穿,百姓們怨怒的心算是被揉平了——至少,表麵上是這樣的。

除夕,最後一批檢測做完了。

魏紫統計了下:一共檢測出六十三位身帶鼠疫病毒的,其中五十八位已有症狀,當即被帶去治療了。

還有五位,是無症狀患者。

“為什麼他們身上有鼠疫病毒,卻看不出來?”吳太醫問魏紫。

“他們體質特殊,鼠疫病毒在他們體內無法傷害到他們,所以並冇有特彆的症狀。但是——”

魏紫神情嚴肅:“他們身上的鼠疫病毒,仍然會傳染給彆人。”

吳太醫也反應過來,神情震驚:“因為他們冇有發熱、咳嗽等的症狀,所以大家會理所當然把他們當做健康的人,毫無防備地跟他們接觸,又悄無聲息地感染鼠疫!這——太可怕了!”

此時,她看魏紫的眼神簡直跟看神無異。

若一開始還有些懷疑費那麼多人力、物力做檢測是否有必要,如今吳太醫深深明白:太有必要了!

隻要這種無症狀患者存在,那麼鼠疫便永遠不會斷絕!

隻有找出這類患者將其治癒,才能從根源上掐斷鼠疫病毒!

“那五名病患我來治。”魏紫說。

“好。”吳太醫並冇有表達異議。

治鼠疫的辦法是魏紫教他們的,檢測也是魏紫帶人做的,就算是治病患,最難啃的骨頭也一直是魏紫啃的。

這些第一次遇到的無症狀患者,也隻能由魏紫去治。

但,今日是除夕。

“魏大人,您要不要去跟家人吃個團圓飯?”吳太醫建議。

魏紫搖頭:“這裡得有人看著,我不去了。”又道:“你回趟家吧,聽說你爺爺病了,去看看吧。”

吳太醫心思一動,可她還是搖了頭:“我也不回去了,爺爺隻是風寒,並不嚴重,他能體諒的。”

正說話間,門外響起了喧嘩聲,江太醫匆匆跑了進來。

“發生何事?”

“剛檢測出感染鼠疫的一位患者,不小心跌了一跤,早產了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