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魏紫一聽,立刻變了臉色:“王爺,能否借一步說話。”

燕王略有些奇怪,卻還是點頭稱“好”。

兩人行至大理寺廣場邊的一處屋簷下,魏紫示意蘇念、風青守著,不準有人靠近。

燕王更覺奇怪。

魏紫問:“老夫人是不是記性越來越差、渾身乏力,走路也不穩?”

燕王是何等人,一聽此言便明白了:“老夫人的病你知道?”

魏紫冇有隱瞞:“是,前年年末我來王府時,便清楚了老夫人的病情。”

“嚴重嗎?”燕王隱隱有不好的預感。

“那時候倒還好,不過,年前我再替老夫人診斷……說實話,不樂觀。”

“你把情況仔細同本王說一遍。”燕王神情凝重起來。

“老夫人身體虛弱等都是表麵症狀,實則病根在這裡。”魏紫指了指自己左腦部位:“這裡,長了一顆瘤。”

“瘤?”

“嗯。”魏紫點頭,將腫瘤以及腫瘤的症狀、治療辦法仔仔細細說於燕王聽。

“原本這些,應該是世子同您講的,隻是他離開得急,如今老夫人情況不好,我便也隻能坦白。”魏紫微微仰頭:“王爺,老夫人怕是不能再久拖了。”

“你的意思——是開顱?”燕王聽著這匪夷所思的話,一時還無法接受。

“嗯,情況惡化得如此之快,腫瘤良性的可能性怕是不高了,得儘快切除,否則……”魏紫手不由握緊,連背也僵直了幾分:“冇多少時間了。”

燕王怔愣當場,頭上像炸了個雷,腦子裡亂糟糟一片。

雖說老太太經常說她要被兒子孫子氣死了,一生病就唉聲歎息自己活不長,可那些是玩笑話,他從未放在心上。

怎能想到,這一切竟然——

“你確定嗎?”燕王還是不願相信,懷疑地盯著魏紫。

魏紫歎息,隨之苦笑:“我也希望是我誤診。大約兩年半前,月神醫也看出了老夫人的病,所以配的要都是對症的。”

燕王心下發涼,月神醫也瞧出來,他隻能接受。

“你有幾成把握治癒?”燕王問了跟風澹淵一樣的問題。

“三成。”

“隻有三成?”燕王救母心切,全然忘了這樣的手術若是換個人做,怕是半成的把握都冇有。

魏紫理解他的心情,解釋道:“按目前的情況,是三成。”

“目前什麼情況?”燕王追問。

魏紫便把手術器材、手術團隊以及青黴素等藥物之事同燕王說了。

“藉著這次鼠疫,我也想把醫學院和我自己的手術團隊建起來,老夫人的手術,我一個人做不了;至於手術器材,世子那邊已經派人在製作了,過兩日我去一趟看看進展。”

燕王看著魏紫,忽然明白了風澹淵費儘心機將人娶進燕王府的原因。

她的身上有一種讓人無端信任她的沉穩冷靜。

倒不是那些流言所說的“妖孽異類”,而是她處事周全又不一般。

風澹淵那般高傲,唯有智商、能力各種與他匹配的女子,方纔能入得了他的眼。

而魏紫,有足以讓風澹淵傾心的理由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