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少女愣愣看著魏紫,臉上還掛著眼淚。

“把旁邊的燈拿過來,照著。”

她趕緊照做。

吵架的雙方被魏紫吸引了注意,漸漸止了爭吵。

“切,都快死了,白費那個勁乾什麼?”

“他要是死了,你就是殺人凶手!”

“怎麼我是殺人凶手?明明是你推了我,我手上的刀才飛了出去,要論罪魁禍首,肯定是你!”

“你拿刀要來砍我,我才推你……”

……

又一輪爭吵開始了。

“統統閉嘴,不然把你們都丟出去。”

風青帶著幾個暗衛而入,冷聲警告吵吵鬨鬨的幾人。

爭吵聲戛然而止。那幾人再橫也是色厲內荏,見了風青他們真正滿身殺氣之人,也是怕的。

取了各處的燈,風青和暗衛們圍在魏紫身邊。燈光照得她四周明晃晃一片。

此時,魏紫已經找到了頸動脈的缺口。

萬幸,隻是割了一個口子,若傷口再大一些,便不好說了。

“蘇念,來幫我。”

“好。”蘇念已經很熟練地洗淨手,蹲跪在魏紫身邊,協助她手術。

因著一雙跟顯微鏡似的眼,傷口雖然隻有幾毫米,魏紫也看得清楚,故而縫合迅速。

在現代,她最優秀的縫合成績是一毫米上縫九針,方纔,她縫了十二針。

技術愈發精純同時,速度也有明顯提升,從發現缺口到完成縫合,魏紫一共隻花了不到一分鐘時間。

男子頸部冉冉流出的血,瞬間變成了滲。

少女看呆了:“我哥……冇事了?”

“頸動脈縫合完成,但不排除靜脈、神經和氣管冇有傷口……”魏紫手下的動作一頓,目光落在出血處:“靜脈、氣管有傷口。蘇念,4號刀。”

蘇念立刻遞出一把刀。

魏紫接過,毫不猶豫地劃開了男子的脖子。

少女差點又尖叫出來。

“靜脈快斷了,血管收縮,我要先找到血管兩端。”魏紫一邊找血管,一邊向少女解釋。

少女捂著嘴,睜著一雙不可思議的眼,不讓自己再亂叫,以免驚擾了魏紫。

“蘇念,8號針。”魏紫已經找到了收縮的血管。

又是一輪快得讓人眼花繚亂的縫合操作。

處理完動脈、靜脈之後,便是氣管,魏紫順便把積血都清除了。

最後是是脖頸縫合,用藥,包紮。

一套手術下來,隻花了短短數分鐘,動作行雲流水。

魏紫最後檢查了一遍男子的生命體征,對少女說道:“暫時無大礙了,不過還得觀察十二時辰。你可以把他帶回家,請大夫照顧,照顧之法和用藥,我都會寫下來給你;或者,將人送到城南‘杏林館’,我托同僚照看。”

“‘杏林館’?那是如今太醫們看診的地方……”少女的表情激動起來:“您是——魏太醫嗎?”

傳言,新的太醫令是一位姓魏的年輕女子,醫術出神入化。

“嗯,我姓魏。”魏紫站起身來:“地上涼,先帶你家人離開這裡。”

“魏太醫!我把大哥送到‘杏林館’,麻煩您了。”少女朝魏紫行了個大禮。

“無妨。”魏紫微一思忖,囑咐風青:“將人抬到馬車上,躺平,儘量彆動到傷口。”

“魏小姐,那您怎麼回去?”風青問。

“這裡離宅子不遠,我走過去就好。”魏紫指了指一塌糊塗的衣服,玩笑道:“先換身衣服,要讓衙役捕快瞧見,還以為我做了什麼,把我抓起來怎麼辦?”

擺擺手,便與蘇念一道走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