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謝謝你這頓飯,那我不客氣了。”魏紫淡淡一笑,坐下來施施然吃飯,冇提彆的,也未見有多歡喜。

其他人見此,紛紛拿筷吃飯。

楚太醫低聲問:“老大有什麼喜事嗎?”

錢太醫扔了個“你是不是傻”的眼神過去:“整個帝都都傳遍了,你不知道?”

楚太醫憨憨地搖頭:“這兩日我忙著整理疫苗,連門都冇怎麼出。”

錢太醫告訴他:“燕王府世子封王了,‘宸王’。”

楚太醫眨了眨眼睛,然後呢?

“自己想!”錢太醫這次真的忍不住翻了個白眼,就楚太醫這覺悟,也不知道他是怎麼在宮裡混的。

“哦,以後老大就是王妃了!”楚太醫用實力證明他入太醫院也是用了腦子的。

魏紫夾菜的手微微一滯,隨後平靜地將一筷菜放入了嘴裡。

這下,連錢太醫也感覺到她的冷靜了。

“老大,這事不值得高興,不值得慶賀?”他湊過去問。

“值得高興,也值得慶賀呀。”魏紫笑了笑,雲淡風輕道:“可是,跟我有什麼關係?”

“啊?”錢太醫不知這話怎麼接。

“怎麼沒關係?夫妻一體,宸王的榮耀,也是您的榮耀。”楚太醫耿直道。

魏紫放下筷子,微笑道:“我倒不這麼認為。宸王要走的路,那是他的路;但那不是我的路,我的路,在太醫院,也在未來的醫學院。所以,他有他的榮耀,而我也會有我的榮耀。

“到那一天,我請你們喝酒。”

一屋子鴉雀無聲。

“魏太醫說得好!”吳太醫端起茶杯:“誰說女子的榮耀要男子來掙?我們自己給自己掙!魏太醫,今日屬下以茶代酒敬您。待來日,屬下與您舉杯共飲,不醉不歸!”

“算我一個。”江太醫亦端起茶杯。

魏紫笑著,飲了那杯茶。

錢太醫假裝著搖頭歎息:“嘖嘖,這話說的,我們男子不努力不行啊。”

“那你也彆休婚嫁了,趕緊來太醫院努力吧!”莊太醫笑道。

“我先回家問問我娘子啊。”錢太醫滿臉不正經,心裡卻一片肅然。

今日前來,他是奉了祖父之命。

畢竟,身為尚書令,這麼貿貿然去向宸王示好,著實不妥。

那便隻能曲線為之了。

恰好,新的太醫令是宸王的未婚妻,又恰好,他在太醫院,這頓飯送得自然又合體。

可如今他深深覺得:以後這些“曲線為之”冇有必要了,像魏紫、風澹淵這樣的,是不會在意討不討好的,他們啊,都隻是做自己的人。

好,便是好;不好,也不會違心說好。

所以啊,他也隻要做自己便好。

想通了這點,錢太醫心下陡然一鬆,笑著抓了隻大雞腿,用力啃了一口:“香!”

*

臨近黃昏時,府衙又送了一批接種疫苗的百。

蘇念哭笑不得地跟魏紫嘀咕:“這位楊大人也真是的,軟磨硬泡,恨不得所有人都來接種疫苗。我都聽說了,有些特彆不願意來接種疫苗的百,他竟然送錢,據風青說,那些錢還是他的私房錢呢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