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那是你來了後的太醫院,原來的太醫院可不是你說的‘殫精竭慮’。老太醫令一個月也看不了幾次病,每天喝茶、下棋、打盹,日子逍遙似神仙,一個月還拿二十五兩銀子,簡直跟撿錢一樣。”風澹淵吐槽。

“此一時,彼一時,我得找皇上漲俸祿!”魏紫義憤填膺。

“嗯,我也覺得應該漲。”風澹淵隨口附和,安撫魏紫情緒。

“你一個月多少俸祿?”得知辛苦一月才二十五銀子,魏紫覺得他那一袋子錢愈發刺眼了。

“兵馬大元帥俸祿一年七千八百兩,‘宸王’俸祿九千兩。”

“所以你一年俸祿一萬六千八百兩!”

“年底再加三千兩百兩,一共兩萬兩。”

魏紫:“……”她為什麼要問這麼自取其辱的話!

“讓我靜靜。”身為一個高技術人才,她的自尊心受到了莫大的打擊。

風澹淵見魏大夫如此表情,便也不逗她了。

伸手將那小袋銀子放進大袋子裡,一併推到她麵前:“不氣了,家裡的銀子都歸你管。”

“可那也不是我的俸祿……”魏紫悶悶道。

“要分得那麼清?我的錢就是你的錢。”

魏紫微微仰頭看他:“那你自己不留點?”

“我又不吃喝嫖賭,留錢做什麼?”風澹淵道。

“那——”魏紫想了想,又問:“你不是要給戰亡的部下家屬送錢送糧嗎?”

“那是以前,我孑然一身,送了也便送了。”風澹淵笑了笑:“以後我要養家餬口,這些問題就該由皇上擔了。”

魏紫心中一暖,麵上終露笑意:“其實我冇什麼管家和理財的能力,你把錢擱我這裡,我也就找個屋子放了,或是直接存錢莊去。”

“那這兩樁事你得抽空學學了。”風澹淵笑道:“皇上還賜了‘宸王府’,據他說裡麵都整理好了,我直接進去住即可。所以——”

“宸王妃,王府裡的事你還是得管管。”

魏紫被“宸王妃”三字一驚,心裡慢慢柔軟起來。

一個男子,願意每天接她回家,願意把所有的錢都交給她,願意讓她管著整個家,毫無保留地將一切交給她,這樣的深情厚誼,她怎能不感動?

魏紫身手攬住了風澹淵的腰,將頭埋在他胸口,聽著他強有力的心跳,小聲說:“我以前向來是自己管自己,這些事都冇什麼經驗,我要做得不好,也請你多擔待。”

“魏大夫,你對自己怎麼突然如此冇自信?”風澹淵笑抱起她,柔聲道:“管成怎樣都無妨,一切還有我。”

*

燕王府。

風澹寧在門口轉到第八圈的時候,終於看見了風澹淵的馬車。

“大哥,魏小姐!”他熱情地將人迎進門,隨後吩咐門口的小廝:“放炮。”

“霹靂吧啦——”

一陣震天巨響,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。

風澹淵:“……”

魏紫:“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