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你儘管說。”

“勞您再問問抱樸道長,老夫人的病,他有冇有什麼辦法?”魏紫道:“上次世子重傷,抱樸道長來了後纔好轉。我隱隱覺得,他興許是有什麼辦法的。”

燕王點頭,卻問風澹淵:“你上次說抱樸道長是騙子。你能信他的辦法?”

“那我收回當日的話。”風澹淵從善如流:“我還得感謝他,陰差陽錯讓我突破‘滄海錄’第八重,練成了第九重。”

“什麼?!”燕王驚得差點跳起來:“你練成了‘滄海錄’第九重?!”

“有問題?”

“原來‘滄海錄’真有第九重……”燕王喃喃自語。

“好,明日我便去趟青冥山。”他偏過頭,鄭重對魏紫許諾。

*

當晚,魏紫歇在“瑞福堂”隔壁的扶桑院。

想著風老夫人的病情,又念著婚事,還有風澹淵待自己的好,魏紫腦子有些亂,直勾勾盯著床頂睡不著。

突然,窗戶傳來微弱的響聲,她猛地坐起來,手下意識地握住了槍。

“彆緊張。”風澹淵從窗戶外跳進來。

魏紫突然有些無語,怎麼說他如今也是“宸王”,還乾跳窗戶的事?

“你以為我想跳?你把門栓那麼死,我進不來。”風澹淵大搖大擺地上了床。

魏紫:“……”

“這是在燕王府,隔壁還住著老夫人,你是不是收斂些比較好?”魏紫壓低了聲音。

“所以我才跳窗了。”風澹淵將人抱進了懷裡,自覺已很收斂。

魏紫:“……”

“你有事要同我說?”他摸著她如綢緞一般的長髮,緩聲道。

“冇有。”

“真冇有?”風澹淵笑了笑,突然將她壓在身下,大手亦不安分起來:“若冇話,那便做事。”

“有。”魏紫腰還酸著,嚇得趕緊改口。

“說說。”風澹淵勾唇一笑,將人撈起來摟在懷裡。

魏紫沉默片許,緩緩道:“魏萱、魏緋告訴了我一些事……”

她從“三祖之戰”說起。待說到“異族”時,風澹淵麵色一沉。

魏紫卻冇有看到他的表情,自顧自繼續把事說完。

風澹淵明白了:“你信自己活不過三十這事?”

魏紫點頭:“我信。”

“其一,我同你說過我是怎麼來的。魏莊氏困住了魏家小姐的魂魄,而我機緣巧合解開了禁咒。可魏莊氏為什麼要大費周章做這件事呢?如果說是怕魏家小姐的魂魄不入輪迴,來找她的麻煩,這解釋便通了。畢竟,人做了虧心事,都是怕被報複的。

“其二,我讓風青查了外祖父一支的族譜。如魏萱所說,冇有人活過三十……不但如此,外祖父的先祖是從北疆遷徙入雲國,一站接一站,一代又一代,最後纔在江南定居。

“我雖不能完全算是魏家小姐,但肉身都是她的,所以,大概率也逃不開這個宿命吧。”

風澹淵坐直身子,抱起魏紫,讓兩人麵對麵而坐。

“你想問:如果你活不過三十,我們是否還有成親的必要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