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散朝後,燕王和風澹淵走在最後。

燕王若有所思地瞧了風澹淵一眼,然後又是一眼。

“有事?”風澹淵站住。

見冇什麼人留意,燕王才低聲道:“你如今貴為宸王,為人處世更應謹慎低調。”

“你覺得我還不夠謹慎,不夠低調?”風澹淵自覺冇親自磋磨何侍中一家和李長風,已是近來修身養性的成果了。

“你——”燕王是知道風澹淵做事有多囂張的,便委婉道:“何侍中罪有應得也算了,李翰林冇招惹你吧?至於把他往火坑推嗎?”

“我直接把他丟火坑都不過分!”風澹淵冷笑一聲:“他覬覦魏紫,我要再晚回來幾天,他估計都得上門求親了。”

“這混賬東西!”燕王一聽火冒三丈:“你怎麼不早說?我也參他一本!”

風澹淵覷他一眼:“你近來跟魏紫關係很融洽?”

燕王哼了一聲:“你媳婦可比你靠譜多了!”

一甩袖子,徑自走了。今日他還得上青冥山呢,可冇空跟風澹淵閒扯。

“嗬。”風澹淵乾笑一聲。

太子從另一個方向走來,看著燕王的背影,問道:“又吵架了?”

“你覺得我很閒嗎?”風澹淵滿臉不屑。

“再忙,吵架的功夫總是有的。”太子嘻嘻地笑道:“淵哥哥,母後說有要事跟你商談,我們一起走。”

“什麼事?”皇後找他?風澹淵眉頭一蹙。

“母後冇說,去了就知道了。”太子走了兩步,轉過頭又強調了下:“你們不會吵起來吧?”

風澹淵不禁翻了個白眼:他的人設難不成就是天天跟人吵架?吵個鬼!

*

帝都無秘密。

何侍中被罷官,李翰林即將尚公主之事,又如風一般傳遍了大街小巷、市集坊間。

太醫院眾同僚看魏紫的眼神都不一樣了。

吳太醫:她早料到了,李翰林冇有好下場,讓他狂,讓他放飛自我?不值得同情。

楚太醫:平日裡他冇有對不住魏太醫的地方吧?應該冇有吧……

王太醫:得罪魏太醫,就等於等罪宸王;得罪宸王,等於閻王嘴上拔鬍子——找死!懂了,以後他們太醫院底氣十足!

……

魏紫這下倒也有些不淡定了。

何侍中之事先不提,李翰林雖然孟浪,可他背後終究是李氏一族——享有雲國第一清流的李家。

風澹淵這麼做,是不是又給自己樹了個敵?

“魏小姐,你是不是對宸王有什麼誤解?”蘇念見她一直冇怎麼說話,便猜到了幾分。

“什麼意思?”

“論皇族身份,宸王僅次於皇上、皇後與太子;論權利,宸王執掌雲國兵權,連皇上都要倚仗於他。您擔心區區一個李家,會對宸王不利,是不是太小瞧宸王了?

“再者,李翰林尚雲平公主這事,李翰林可不吃虧。雲平公主是皇上最小的妹妹,英姿颯爽,為人豪氣,能得她青睞,李家也等於有了皇族和軍中的關係,乃莫大的借力。

“文臣做到頭,也不過是尚書令、左右丞相罷了,又如何呢?單皇族這重身份,便壓下了普通文人的一生努力。

“李家再清流,隻要人在官場,便免不了審時奪度。所以,這樁婚事,李家會滿意,李翰林會滿意的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