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蘇念鮮少說這麼多話,如今這般,倒讓魏紫有些驚訝。

“聽你這麼說,那我就放心了。”她笑道。

“有宸王在,您啊,還有什麼好不放心的?”蘇念搬起整理好的疫苗箱子:“走吧,儘忠職守的楊大人又送了一個坊的百姓來。”

“一鼓作氣!”魏紫給自己加油。

太醫們熟能生巧,早已下手飛快。

一位正在接種疫苗的男子,突然開口道:“這位太醫,您是不是拿錯藥了?我這藥怎麼跟前麵的人不一樣?”

莊太醫低頭一看,頓時驚出一身冷汗:他不小心錯拿了青黴素!

“抱歉……”

“抱什麼歉?您這假疫苗到我體內,我怕是活不成了吧?相信你們太醫院的太醫醫術高超,有能力,我纔來的。你這個樣子,我可不敢再打了!”男子一邊說著,一邊就要走。

周圍幾人見此,也都狐疑地看著莊大夫,紛紛準備走了。

魏紫在給裡屋給女子接種疫苗,注意到外麵的情況後,趕緊出來。

“這位先生,我來給你接種吧。我是太醫令,若出任何問題,你都可以來找我。”魏紫大致瞭解情況後,立刻過去安撫那男子。

男子是聽說過魏紫的,知帝都絕了鼠疫之事,魏紫功不可冇,此時見她態度又這般好,便道:“成,看在魏太醫的麵子上,這事就翻篇了。”

頓了頓,又對莊太醫道:“不過你這太醫,給人接種疫苗怎麼能走神呢?真會出人命的。”

莊太醫一頭汗,麵色十分難看,卻不敢反駁。

魏紫低聲道:“你先進去休息吧,這裡我來處理。”

莊太醫回了聲“好”。

等替最後一位百姓接種完疫苗,暮色已起。

眾太醫都陸續去吃晚飯了。

魏紫收拾好東西,見莊太醫還站在屋裡,一臉心事重重的樣子,不由道:“怎麼不去吃飯?”

莊太醫猛然回神,見是魏紫,臉猛然一紅:“老大,今日——”

魏紫揮手:“你不是神仙,總有失手的時候。此事到此為止,但下不為例。”又道:“快去吃飯吧,回去好好休息,明日還有得忙呢。”

莊太醫道了聲“好”,轉身離去。

魏紫看著背影思忖:莊太醫不是毛糙的性子,今日這樣的失誤,不應該的。

於是,他喊了風青來,吩咐下去:“去查下莊太醫發生了何事?”

*

等魏紫走出“杏林館”時,風澹淵已等在樹下。

楊柳依依,暮光溢彩,已帶了暖意的春風輕拂過他月白色的錦袍。他瞧見了她,冷漠的臉瞬間溫暖起來,眼角眉梢皆是淺淺的笑意。

魏紫停了腳步,心跳彷彿停了。

紅塵萬丈,她孑然一身在熱鬨喧囂中踽踽獨行,未覺不好,也未覺好,隻是習慣罷了。

不曾想過,有一日,會有人在春風裡等她。

等她同行,等她相攜歸家。

他笑容溫潤,灩灩桃花眼裡映著她的容顏,大步走向她。

她亦揚起燦燦笑顏,向他疾步而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