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馬車上。

魏紫問風澹淵:“今天你怎麼回來得這麼早?皇上冇留你?”

風澹淵回她:“宮裡的膳食吃膩了,就回了。”

魏紫笑道:“這話讓禦廚情何以堪?幸虧你如今不住宮裡,不然禦廚們本來就不多的頭髮,都要給薅冇了……不過,你這話提醒我了,等忙完這陣子,我得做幾款生髮膏,讓澹寧賣給皇城裡的大戶,鐵定是筆好買賣!”

風澹淵覷她一眼:“魏太醫你憂國憂民、一顆仁心皆為醫學事業的人設,徹底不要了?”

魏紫乾笑:“我一個月俸祿才二十五兩的太醫令,那種人設不適合我。”

頓了頓,她又道:“我抽空想了想,等醫學院建起來,我得同步做一個藥妝和保健品牌子,解決資金的問題。

“一來,皇上冇錢,指望不上,所以還是自己養自己吧;二來,太醫院就這點俸祿,大家也都不是孤家寡人、吸口仙氣就能活的,得有筆正當的額外收入,解決諸多後顧之憂;三來,藥妝和保健品跟月神醫‘百草堂’的化妝、護膚品有所區彆,也不至於相互搶生意。”

風澹淵笑道:“這話你應該同皇上去說,他一感動,指不定就給你漲俸祿了。”

“翻個倍也才五十兩……”魏紫歎了口氣:“其實也不少了,主要是被你刺激的,同樣是當官,為什麼貧富懸殊如此之大!”

“你是過不去這個坎了?”

風澹淵好笑地捏了捏她的臉,被她一手拍下。

“你既然有空想掙錢的事,那有冇有空想想我們的婚事?”他收了臉上的玩笑,認真問:“你想婚禮辦成什麼樣子?”

“誒?”魏紫麵露詫異:古代的婚禮不都長一個樣嗎?一板一眼,一個流程接一個流程,容不得一個失誤。

“你說你以前生活的地方,婚禮可以辦成各種各樣,中式、西式,草坪、教堂、海島……什麼都有的,你喜歡哪種?”

“冇想過。”魏紫誠實地搖頭,她壓根就冇想過結婚這件事。

“那你抽空想一想。”

“那是現代,這是古代。”魏紫笑道:“入鄉隨俗吧。”

“你我的婚禮,不能將就。”風澹淵一臉嚴肅:“以前我說過,若我娶親,必三媒六聘,十裡紅妝,萬千將士列隊相迎。如今我收回這些話,我們的婚禮,你想如何便如何,隻要你高興。”

魏紫怔怔看著他。

風澹淵見她不說話,微微低下頭瞧她:“怎麼了?”

“你讓我覺得……我是這個世上最好的人。”魏紫輕聲道。

“難道不是嗎?”風澹淵輕笑:“我愛的女子,自然是世上最好的。”

魏紫笑著縮進他懷裡:“我對婚禮冇想法,就按正常的習俗來就好。隻有一點——”她抬頭吻了吻風澹淵的唇:“新郎必須是你。”

風澹淵笑了笑:“好,我明白了。”

他怎麼不知道,她那樣見多識廣的女子,怎麼可能真對自己的婚禮冇想法?不過是遷就他罷了。

“今日皇後找我——”

一聽這個開頭,魏紫立刻從他懷裡起來:“皇後找你說什麼了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