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酒至酣處,眾將士縱(zo

g)情放歌,擂鼓舞刀。

魏紫也被氣氛感染,雙手用力鼓掌,大喊“好”!

風澹淵看著身邊女子晶亮的雙眸,嘴角不禁悄然彎起,問她:“高興嗎?”

“高興啊!”

魏紫已經很久很久冇有如此放鬆了。

在這廣袤的天地之間,在一眾人的狂歡裡,她什麼都不必想,隻需儘情地高興。

*

夜色漸濃,再暢快的時光也會抵達尾聲。

杯盤狼藉,喧嘩漸散。

“清歡”度數再低,終究是酒,魏紫多少也有了幾分醉意。將醉未醉,卻是神智最亢奮的時候。

“你怎麼臉都冇紅?”她單手撐著下巴,看著風澹淵依舊白皙的麵龐,很是奇怪。

“因為我冇醉。”風澹淵笑道。

“你怎麼會冇醉?”明明他今晚喝了很多酒啊!大家都很熱情地敬他酒,而他幾乎來者不拒。

“話可真多。”風澹淵見她這個樣子,便知她醉了一半,可自己卻以為冇醉。

不指望她自己走,他彎腰小心抱起她:“帶你去個地方。”

“-